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哈蛋哈][翻译] All the Tables Turn 续翻2

放块哈蛋红烧肉。

几天前在SY上又联系了一遍之前的译者,等有回复了再给大家汇报情况吧。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译:海豹   校:七碗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86689

SY上前文点这个:http://www.mtslash.org/thread-167009-1-1.html


依旧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终于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应该好好来一发……”两人正窝在沙发上,Eggsy凑向Harry,倚在他身侧,毛茸茸的脑袋埋进Harry的颈间轻声说。前方屏幕上,Brad Pitt和Angelina Jolie正毫不留情地下死手想要杀掉对方。

    “在你的肋骨痊愈之前,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高强度活动发生。”Harry提醒道,小心地将手放在Eggsy的身侧,“除非你想向Merlin解释为什么直到下个月你依然没法出外勤。”

    Eggsy把自己往Harry的怀里埋得更深。“操。这太他妈不爽了。”Harry简直可以听见他悄悄撅起嘴——而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连个口活儿都不行吗?”

    “亲爱的,如果你没法闭嘴,我可以帮你把自己绑在床上让你好好睡一觉,而我会睡在客房。”Harry愉快地说,“正是因为你万分坚持所以我们才会坐在这儿看这部糟糕的电影。所以,专心点儿。”

    这终于让Eggsy安静下来,乖乖倚在Harry怀里,伸展四肢在沙发上瘫成一滩,看着荧幕上的Brad Pitt坦承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妻子下手。场面令人动容又震撼,简直与Harry所经历的恰恰相反——当他发现自己的前男友在给一个恐怖组织打零工时,他不得不遗憾地将他丢出窗外,让他拖着两条断腿进了监狱。在现场目睹了一切的Tristan有整整一个月都在不知所措地躲避着Harry。“无情的实用主义”,这个神经敏感的男人如是说,拐弯抹角地将之作为“冷血”的代名词。而与此同时,Merlin友善而残酷地提醒了Harry,他想找一个平民作为伴侣的尝试再一次以失败告终。

    Harry沉思着抚摩Eggsy的肋间,呼吸着混合了檀香木与蜜糖甜香的干净气息,感受男孩在他手掌下慢慢放松下来。Eggsy深深叹了口气,火热的呼吸撩拨着Harry颈间敏感的神经,酥麻的欲望顺着脊椎向全身蔓延开来。Harry还在想着如果他有朝一日要举枪对准Eggsy的额角,想着他是如何衡量着小狗的忠诚同时瞄准泡菜先生扣下扳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至少在Eggsy还是Galahad而Harry还是Arthur时。但如果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要不你给我来一发手活儿吧?”Eggsy突然说。

    Harry叹了口气,关掉了电视。

-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把我绑在床上,而且直到现在都不来操我。”Eggsy听上去恼火又讶异,他心不在焉地揉搓着自己的手腕,等待Harry给他端上早餐。JB在他身后呼哧呼哧地哈着气,期待着一片属于它的培根。“我都主动提议帮你吸出来了你居然还丢下我一个人睡在客房,谁他妈会这么做啊?”

    “一个不想把你重新打包送回医院的人。”Harry从应急药箱里拿出一小瓶药膏,倒了好些在手上,然后示意Eggsy伸出手来。“我没有把你绑得那么紧,”他一边用药膏轻轻按揉着Eggsy手腕上的红痕一边低声说,“如果你真的那么不舒服的话,你本该很容易就能挣脱开这些结的……”

    Harry视线离开Eggsy的手腕,抬头看向他的眼睛。男孩颤抖着阖上眼帘,一道可疑的红晕爬上他的脸颊。“也没那么不舒服……”Eggsy低头看向Harry在他手腕上游走的手指,喃喃道。

    Harry的拇指重重摩擦过Eggsy腕间泛红的皮肤,让男孩无法自抑地发出一声拉长的下流呻吟。欲望窜流过Harry的四肢,在他下身汇集。

    “操,Harry。”Eggsy喘着气哀求。

    有那么令人窒息的一刻,Harry想要将Eggsy掀翻在餐桌上,用手指草草打开他,然后用力操他直到桌子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他想要向他的男孩毫不克制没有停歇地索取,直到男孩碎裂开来彻底坏掉,完完全全成为他的附属品。

    Harry呼出一口气,让这一瞬间的冲动平息下去,然后低头在Eggsy的左手手腕留下一个轻柔的吻,下腹的饥饿感随着Eggsy不自觉停滞了一秒的呼吸愈演愈烈。“还没到时候,亲爱的。”

-

    在接下来三周里,几乎有一半时间Harry都用来尝试说服Eggsy不要趁他睡觉时非礼他——现在他很确信Eggsy挺享受被绑在床上作为惩罚——另一半时间他则花在了危地马拉城,帮助一位老朋友进行一些调查。在有限的私人时间里他时常想起Eggsy,除了一件低腰睡裤外什么都没穿地坐在餐桌边,手腕被磨得通红,眼里满是心甘情愿的期待。

    他忍不住细想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甚至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了。

-

    在危地马拉期间Harry鲜少与总部联络,只每隔二十四小时向Merlin汇报一次任务进程。所以等Harry终于回到伦敦时,他已经整整十天没能看到Eggsy、听到他的声音了。

    这大致解释了为什么,在Harry从总部回来踏进家门的第一刻,Eggsy就将他猛地推撞在门上,急切地撬开他的双唇,就好像不这么做他就再也无法呼吸一样。

    Eggsy的舌尖潮热滑腻,带着欣快又急不可耐的期待侵入Harry的齿间。男孩尝起来有柠檬与蜜糖的芳香,略带苦涩的清甜让Harry的身体因欲望而绷紧,于是他伸手包住Eggsy挺翘的臀瓣将他扣进怀里,让男孩身上燃烧的热度顺着他们紧紧相抵的胸口散发开来。Harry的外套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被扯开了,两人之间只薄薄地隔着Eggsy的T恤和Harry自己的衬衫。Eggsy身上檀香木的气息淡了不少,反而多了另一种熟悉的气味——而这种味道绝不属于他的男孩。这让Harry费尽全力从亲吻中抽身而出,牢牢盯住面前由于惊讶而瞪大的榛绿色的双眼。

    “你用了我的洗发水?”Harry问道。

    Eggsy随着Harry唇舌的离去发出一声不悦的闷哼,“你不会因为我用了点你的高档洗发水就生我气吧?没用多少,我发誓。”他仰头想再次索取一个吻,却被Harry用手挡住嘴唇阻止他的贴近。

    “Eggsy。”Harry感到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崩溃坍塌离他远去,他从Eggsy齿间品尝到自己最爱的茶叶清香,从男孩的皮肤上嗅到自己的古龙水的气味。

    然后对方湿润的舌尖抵了上来,一个火热潮湿的舔吻印上Harry的手心。Eggsy叹息着哀求,声音在他的手掌中闷闷作响:“我很想你,Harry,求你了——”

    Harry嘘声示意Eggsy保持安静,又将一个绵长的轻吻印上男孩的发际。他花了点时间平复心情,埋进男孩发间深吸一口气,让呼吸里充满Eggsy头发清爽的香气。

    “去房间里等着我。”Harry说。


(不想继续挑战lofter的下限了,放一个不知何时会被屏蔽的微博日志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1149891002061


-

tbc

评论(9)
热度(69)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