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哈蛋哈][翻译] All the Tables Turn 续翻1

超开心的,SY活过来了~

一直很喜欢《All the Tables Turn》这篇文,DPZ女神的哈蛋哈文一直是我的精神食粮,之前每天都在翘首以盼SY上的译文连载能有更新。现在半年多过去了,我打算自力更生,尝试过在SY上联系译者但是没有得到回复。无奈之下就先在自己的lofter上放个无授权翻译吧。

这个翻译是紧接着之前坑掉的SY上译文翻的,前文请点下方SY链接。不知道有多少人还想记着这篇文,如果够多的话我就继续翻下去。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译:海豹   校:七碗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86689

SY上前文点这个:http://www.mtslash.org/thread-167009-1-1.html




-

    将近二十四小时之后,Eggsy终于在病房里睁开了眼睛。

    “感觉怎么样?”Harry放下手上的报告,从坐了一整夜的椅子上站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在Eggsy床边坐下,双手相扣,借此压抑想要触碰男孩的冲动。

    “糟透了。”Eggsy声音嘶哑地抱怨道,“你救出那些孩子了吗?”

    Harry目光下移,凝视着Eggsy喉间微小的振动:“我们救出了所有平民并移交给了专业救助人员。他们不会有事的。”

    “很好。”Eggsy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神凝滞。他的下颌绷得很紧,Harry知道那是因为他的焦虑不安,和迟来的恐惧。这样的神情不应该出现在Eggsy脸上。

    就是这样的瞬间,让Harry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明白那些写进Eggsy的DNA之中的迷思,让他能像读一本心爱的书那样读懂Eggsy,消解男孩心中的忧虑不安,再填补以他想要的一切。

    “Eggsy。”Harry提醒道,声音轻柔,生怕打破病房里的宁静。

    Eggsy的情绪一瞬间跌落到了低谷,他恼怒地嘶声叹气,在这张不属于Harry的床上看上去无所适从。“这回,我算是彻底搞砸了,对吧。”

    Eggsy毫无起伏的语调几乎立刻触碰到了Harry脑中的一根弦:他的男孩正心如死灰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痛斥和指责。

    “不,你没有。”Harry说。

    “就像爆掉他妈的Valentine的脑袋那样爆掉了我的卧底身份。”Eggsy泄气地咬住自己还留着瘀伤的嘴唇。Harry最终没有忍住冲动,伸手轻抚男孩的下唇,将它从牙齿的折磨下解救出来。一切都是那般自然,水到渠成般,Harry的手指拂过他的脸颊,手掌轻轻捧住Eggsy的下巴。一声细小的呜咽从Eggsy喉间逃逸,他倾身靠向Harry的手掌,完完全全融化在他手心里。

    这让Harry想将他打碎。

    这也让Harry想护他周全。

    “Merlin黑进了附近区域里的每一个闭路系统,用面部识别系统分析了所有监控录像才终于找到你。”Harry一边说着,一边用拇指在Eggsy唇角画着圈抚摩,“那些人打算在几十个孩子身上做致命性的实验,你抛弃了卧底身份冒险营救他们——而你确实救了他们。因为你,那些孩子得以性命无虞、安然无恙地离开。Eggsy,这不能算搞砸了。”

    Eggsy看向他,似乎感受到Harry的话出于真心实意,他眼底的波涌终于平息了下来;他伸手抓住Harry的手腕,转头去亲吻他的手心:“操,我真的很想你。”

    这让Harry害怕。害怕为何Eggsy可以如此轻易说出这样的甜言蜜语。害怕自己想要留住他的心情过分强烈。

    他只能假装困扰地说:“实话说,没有你在睡梦中踢我的感觉的确挺奇怪的。”

    “说起来,我也非常想念你卷被子的小习惯的……”Eggsy微笑着承认。Harry感觉自己如同一座纸牌搭成的屋子,在男孩面前不堪一击地坍塌作一片废墟。

    “你应该搬过来。”

    Eggsy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什么……你在说我吗?让我搬到你家来?”

    “我很确信我正是这么说的。”Harry漫不经心地回答,就好像他从未想过要阻止Eggsy离开的脚步,任性地关上门将男孩留住;好像他从没有想要冲动地对男孩说出那五个字,“请别离开我”。

    “嗯哼,”一个大大的笑容绽开在Eggsy唇角,“我本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开口呢。”

-

    过了一周,等Eggsy鼻子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脑震荡也不成问题之后,一众特工在他的病房里进行了任务汇报。Eggsy一边狼吞虎咽着Roxy帮他偷渡进病房的巧克力巨无霸——而Merlin和Harry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边读完了任务报告。具体地说,是救援行动报告。再具体点,是关于Julien Denzler所遭受的严重的物理伤害,生前和死后皆有。

    “你知道吗,”Eggsy的语气里满是不敢置信,“我本以为炸掉半个王室的脑袋已经很过分了。”

    Harry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他正紧挨着Eggsy靠在病床升起的背板上,试图搞清楚Percival的报告到底是真的还是从邦德电影里复制粘贴的。

    “但这些比过分还更过分。真的,Harry,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Eggsy语气中的强烈怀疑引起了Harry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平板,转头看向男孩的双眼:“抱歉?”

    Eggsy放下手中的零食,不甚满意地看了Harry一眼:“你听说过‘过度惩罚’吗?”

    Harry当然听过这个,不止一次。在过去的一周里他接连从Merlin和另外两位Kingsman的心理健康专家口中听到了这个词,但他很确信Merlin不是认真的。不仅如此,那家伙看起来还十分自鸣得意——因为Harry认真听取了他的建议,选择了Denzler的膝盖作为开场。

    “我只是需要发泄一下。”Harry说。Eggsy的唇角抽动了一下,在熟悉的弧度化作微笑的边缘硬是刹住了车。

    Eggsy十分坚持,尽管他对Harry的指责之意早已消散殆尽。他向Harry挥舞示意手中装着报告的文件夹:“你知道吗,报告里有几段真是太他妈变态了。”

    “他伤了你。”Harry说。

    “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不过是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罢了。”

    “Eggsy,亲爱的,”Harry坦然而又平静地说,“尽管这与任何逻辑任何理智都不符,但我对你的喜爱已经到了不甚寻常的地步。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分享的人。”

    一片红晕漫上Eggsy的脸颊,他张了张嘴,又欲言又止地闭上。男孩的耳朵已经红透了。他尝试了两次才成功清了清嗓子,又说:“我告诉过你,他没碰我,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蜜罐任务时我遇上过更糟糕的,你知道的。”

    “尽管看上去你很喜欢拿这种事来刺激我,但谁让你恰好是我男朋友……而且我并不擅长客气地对待那些囚禁了我男友的人。”

    “操,你的确够狠。”Eggsy吃惊地摇了摇头,心中最后一点不赞同也随之烟消云散。这让Harry很是松了一口气,他本来并不敢期待Eggsy会对他内里的残忍接受良好。他将手指徘徊在男孩正消解褪去的瘀伤上,游走过他脆弱依旧的肋骨,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畏缩或是颤抖——尽管他俩都清楚Harry的温文外表下包裹着的野兽比Denzler要危险上百倍。

    “也许你可以从我这儿学到点什么。”Harry用胳膊轻轻推了推Eggsy,开玩笑道。

    “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开枪射我的狗,”Eggsy说,“所以你得做好忍受你的房子里突然多出一人一狗的准备。”

    “还要忍受你们无止尽的掉毛和肉麻的满是口水的示爱……我已经开始后悔了。”Harry不得不忍回快要溢出的笑意,因为肋间Eggsy给的一记重击。

    “喂!我才不掉毛呢。而且拜托你不要假装自己并没有感到开心好吗,宝贝儿?毕竟有这么个漂亮的小家伙要来给你暖床。”Eggsy挤了挤眼。

    Harry注意到Eggsy并没有反驳肉麻示爱那半句,他叹了口气:“你要是敢再这么叫我,我会让你去睡沙发。”

    Eggsy的微笑温暖而明亮,像是装着一整个世界的爱慕之意,仿佛连Harry威胁他不得踏入卧室一步都如此讨人喜爱。也许哪天他会在公共频道上旁若无人地说出这样本该难以启齿的情话。Harry本该生气,而不是被对男孩的溺爱冲昏了头脑缴械投降;但这分明是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Harry只能放弃。

    “如果你真这么做,我会拉着你陪我一起睡沙发。”Eggsy大笑着说。他将Harry拉近索取一个吻,毫不意外地得到了Harry心甘情愿的回应。

-

    Eggsy出院的前一天,Harry出现在Merlin办公室柔软的扶手椅上。他一言不发地等了整整五分钟,终于耐心耗尽,开口打断Merlin毫不克制的幸灾乐祸的大笑。

    “我很高兴你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Harry嘶声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话。

    “哦,伟大的Harry Hart,”Merlin一边笑着喘气一边说,“竟然栽在了一个小屁孩手里。”

    “我更担心的是Eggsy的妈妈。”Harry从未像现在这样为自己的年龄感到烦恼,“Merlin,她比我小了整整十岁。她会杀了我的。”

    “我会让Eggsy把眼镜戴上,这样我就不会错过你以糖爹的身份向他妈妈介绍自己时的精彩表情了。”Merlin再次笑得一发不可收拾。也许他觉得自己非常幽默风趣?不管怎样,Harry决定指定Merlin作为Ector的临时通讯官。在接下来的三周里,Ector将有大把时间用来和各种易燃材料进行亲密接触,而他的纵火倾向恰恰是让Merlin溃疡发作的一个原因。

    不幸的是,另一个原因就是Harry自己。对于Merlin来说,这也许就是专属于他的天理循环,因果报应。

    “在得知我是Eggsy的上司时她已经非常介意了。”上次重逢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Harry可以想象得出这次甚至还能更糟糕——尤其是在Eggsy的母亲意识到,他就是夺走艾格西贞洁的罪魁祸首,正是他将Eggsy的贞洁撕毁粉碎成凌乱肮脏的碎片洒落在Harry家甚至总部的地板上之后。“这下她会知道我就是她儿子的男朋友。而这将无法避免成为一场灾难。”

    Merlin的呼吸终于平静下来:“Harry,你很擅长让人对你心生好感。放轻松就好,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焦躁不安的样子。”

    “因为我从未有过和伴侣的家人打过照面的机会!”

    “万事开头难嘛,”Merlin不屑一顾,“你还跟个CIA审讯官上过床呢,比起这个,见家长简直小菜一碟。”

-

    这才不是小菜一碟。

    “拜托,别再哭了……”Harry乞求着窝在他怀里号啕大哭的Daisy,手忙脚乱地用手帕擦去小女孩的鼻涕眼泪。他们正坐在起居室里等Eggsy打包好自己的行李,Harry可以听见Eggsy和Michelle在楼上卧室里的激烈争执。这可真是一场实力悬殊的争执。

    “Eggsy,亲爱的,他没有拿工作来威胁强迫你吧?”Michelle抬高的声音在房子里回荡,她已经无法顾及Harry会听见她的无端指控了。

    “妈,拜托,事情不是这样的。”Eggsy忍住尴尬耐心解释,“一切只是因为我们想要在一起。”

    Harry几乎就要冲出门外,逃之夭夭。他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个入侵者,窥探着自己不该听到的东西。在过去的将近一小时里他一直断断续续地被迫听着Eggsy为自己辩护;而Eggsy的肋骨骨折还未痊愈,无法自行搬行李下楼,这是他至今仍未夺门而出的唯一原因。

    楼梯上的脚步声让Harry直起身——声音太轻,来人不是Eggsy——警觉地为将要面对的一切做好准备。

    Michelle走进起居室,她的肩耷拉着,带着不情愿的挫败。似乎意识到母亲的出现,Daisy的嚎哭退却成抽噎,水汪汪的眼睛紧紧盯住Harry的一举一动。Harry尽力模仿着正确的安慰姿势,轻轻拍打小女孩的后背,直到Michelle抱起孩子,让她歇在自己怀里。

    “我希望你当初没有那样误导他,”Michelle的嘴角抿出严厉的线条,“他已经因为你成为了特工,现在你又……”

    “Eggsy不是那种轻易受人摆布的年轻人,他不会选择走自己不情愿的路。”Harry说。

    Michelle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你是在说,是他自己想要留在你身边?”

    “如果他不想留,我是留不住他的。”Harry感觉自己被言语中的苦涩击中了,“等他想离开的时候,他自然会离开。”

    有那么一两分钟,Michelle只是那样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Harry,眉头紧蹙,随后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地低喃了一声,抱着Daisy转身走进厨房。没多久她端了一杯茶出来,递到Harry手中。茶水有些偏甜,但Harry嗅到了橄榄枝的意味,对此他十分感激。

随后的等待又归于静默,Harry坐在沙发上,Michelle抱着Daisy窝在摇椅里,直到Eggsy唤Harry上楼帮他一把的喊声打破这沉默。

-


(后面有肉,让俺喘口气……)

评论(12)
热度(55)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