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Hartwin][翻译] one year(一发完)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翻译:小海豹   校对:七碗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87250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前言】

    他们决定要等上一年。

    

【正文】

    他们决定要等上一年。不是肯塔基事件或是V-Day的周年纪念日,而是Eggsy和Merlin在美国一个人满为患的医院一角,发现Harry不省人事但万幸依然活着的一周年。这不过是三天之差,但Eggsy不在乎。他只是想给Harry他所能争取到的每一点机会。

-

    Eggsy把第一个月的大半时间都花在了医务室里。V-Day中受的伤需要疗养,他也好常常去Harry床边徘徊。Merlin在忙着将支零破碎的Kingsman和同样支零破碎的世界拼凑回原样。Eggsy只有在他挤出时间匆匆来病房看老友一眼时才能和他说上几句。不过他也没什么好说的,纯粹是空虚无聊罢了。

    直到Eggsy完全痊愈可以开始出任务那天,Harry依然没有醒来。

    没关系。毕竟,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

    Eggsy在第二个月突然发现自己和家人一起待在Kingsman安排的新家的时间竟然连三分之一都不到。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一直留在总部,不是在锻炼,就是在病房里呆坐着。他很少回家,而他这么做时,只不过是想找张床睡一觉。

    他妈妈猜他有女朋友了。他不忍心告诉她其实他爱上了一个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男人,一个除非他醒来,否则根本不会知道Eggsy有多爱他的男人。

    晚上Eggsy躺在新家的卧室里,一动不动地盯着米白色的天花板。孤独带来的不安啃噬着他意识的边缘,他感觉自己如同一条断链失锚的船,漂荡在荒茫的陌生海域。在彻夜的辗转难眠之后,他拖着脚步回到总部,直到终于坐回了Harry的床边他才开始感觉好了一些。伴随着心跳监控器发出的滴滴声, Eggsy支撑不住地合上眼睛,在Harry身边沉入一片黑暗。

-

    第三个月,Eggsy一直待在该死的马达加斯加。可能是炎热的天气让他更加烦躁,他时常感觉胸闷发慌,只因他想起了Harry。

    他只能尝试着让自己尽量少去想着那个正躺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男人。

-

    第四个月。上次Arnold教授事件中Harry就是在昏迷四个月后醒来的,所以Eggsy的期待一天天生长起来,悄悄爬上他的心脏。没有国外任务时他每天都会在Harry床边停留一会儿,甚至像个为爱所困的蠢货那样抓着Harry的手,期盼这样的触碰能让Harry醒来。

    “我有一件事想让你知道,”Eggsy说。尽管这些日子里他已经对Harry说了太多太多的话,但他一直保留着最重要的那部分,“但在你醒来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Eggsy期待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最后一点希望随着第四个月的悄然结束而崩塌成一片废墟,燃烧殆尽。

-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Eggsy内心充满了愤怒。对这个世界。对Valentine。对Harry。

    更是对他自己。

    他好几周都没有去看Harry,强迫自己没日没夜地扑在任务上,直到Roxy的神情开始变得担忧,Merlin也劝他不要太逼着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他的家人。他在家照顾Daisy,陪着他妈妈听她讲她在面包房的新工作。她比以前开心多了,Daisy也长大了,但Eggsy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回到病房,用力握住Harry的手,直到他的指节开始发白。他无法不恨自己,因为他任由Harry孤身一人躺在这里。还因为比起之前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现在的他感觉更像是回到了家。

    “对不起,Harry,对不起……”Eggsy抽噎着道歉,如同重回第一个月那样泣不成声。

-

    Eggsy很清楚,这样对Harry的沉迷和依恋并不正常。所以他决定给自己画条界线。他每周只去看Harry三次,每次不超过两小时,而剩下的时间里他还得回到自己的角色:一名优秀的特工,一个好儿子,和一个运转正常的人类。

    他非常擅长扮演自己的第一个角色,第二个也还成,但对于第三个,他可以说是糟透了。只有坐在Harry床边,看着男人的胸膛依旧在起伏时,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正常的。这多少导致了Eggsy的自我厌恶感卷土重来。于是他走进一家靡乱的夜店,也不管男女,只是随意找了个愿意和他上床的人,把那些让他疼痛的想法狠狠操了出来。

    但Eggsy还是没能把自己拽出这个名为Harry的漩涡。因为就算他知道Harry可能根本不想要他,他还是痛恨着这个带着别人的印记回到Harry身边的自己。

-

    第七个月和第八个月在Eggsy明斯克的卧底任务中一晃而过,但他内心深处依然在祈求着也许会多一些可能性——也许,只是也许

-

    第九个月过去了一半,Eggsy还在该死的明斯克。他中了枪。

-

    Eggsy醒来时已经是第十个月末了。Merlin看着他,眼中满是疲惫:“你们不能都这样对我……我会受不住的。”就是这样,Eggsy知道了Harry终究还是没有醒来。

-

    第十一个月,Harry依旧没有苏醒。距离Eggsy最后一次和Harry的对话已经过去十一个月了。照这样下去,他就要记不得Harry的声音了。

    “如果你不赶紧醒过来,我可要非礼你了,我说真的。”Eggsy盯着Harry说道。

    他不知道如果他给Harry一个吻,Harry是不是就能醒过来。就像睡美人或是白雪公主那样。也许这就是那种老电影——只要Eggsy能作出尝试。

    “真的,快他妈醒来吧,你这个装腔作势的蠢蛋。”Eggsy仍在小声哀求,就算Harry能被他的出言不逊气醒过来也好。“——快醒来教教我真正的礼仪吧,老混蛋。”

    他还是没有亲吻Harry,因为这太像是万不得已时的最后选择,像是最终的告别。

-

    当约定的第十二个月悄然来临时,Eggsy再也没法让自己离开Harry身边。他只接那种简单的短时任务,让他可以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回到总部;他告诉妈妈他得出差月余,这样在所有空闲时间里他都能待在Harry的病房。就好像这样的陪伴可以唤醒Harry一样。

    Eggsy将自己的每一天都耗在Harry身边。他很害怕,怕自己要面对的不是Harry何时会醒来,而是Harry将永远沉睡下去。

    Merlin没有阻止他没日没夜地待在Harry身边,而这是最让他害怕的事情。

-

    如果不论如何Eggsy都要失去Harry,他希望Harry能最后再睁开眼一次,只要一次就好。甚至只要一个小时,或者更少,十分钟就行。让他能最后听见一回Harry唤他的名字,让他有机会能告诉Harry他很抱歉,还有他爱他。告诉他如果家是心之所在,那Harry就是Eggsy的家;而如果Harry就此离开,Eggsy便只能流离失所,因为他的心已经随着Harry一同离去。

-

    Eggsy看着时钟的指针重合在一起,沙漏的最后一颗沙粒跌落瓶底,世界随着V-Day一周年的到来陷入沉寂的哀伤。

    他无法入睡,无数次在看见漆黑的枪口指着Harry的太阳穴时惊喘着醒来,在黑暗中独自面对不绝于耳的枪声。心脏监控器持续不断的滴滴声让他不知从哪儿冒出一阵恶心难受,他逃一般地跑出病房,朝Roxy的房间跑去。他的心脏压着肋骨跳动,疼痛地摩擦,直到鲜血淋漓。

    “他不会醒来了,”Eggsy抽着气,喉间滚动着压抑的哽咽,在Roxy的怀抱里缩成一团,“他不会醒来了,Rox。他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Roxy紧紧抱住他,什么也没说。

    “我爱他。”Eggsy说,从舌尖碾过的每一个字都让他疼痛不已,“我爱他。三天后我们就得拔掉他身上的管子,但我做不到啊,我做不到……”

    他哭得嗓子都哑了,疲倦地蜷缩在Roxy身边,直到离开Harry的痛苦再次变得难以忍受。Roxy本想陪着他,但他婉拒了她的好意,独身一人匆匆赶回病房。他爬上Harry的病床,对着沉睡的男人又是嘶声威胁又是好言相劝又是讨价还价,用尽了他所知道的最后一点办法。

    “醒来吧,”最后Eggsy哀求道,“醒一醒,Harry,求你了,醒醒吧。醒醒好不好……”

    他低头与Harry前额相抵,哭泣着乞求:“醒来吧,Harry。再不醒来就晚了。”他狠狠地将嘴唇印上Harry的,一次,又一次,好像这样他就能将自己的生命分给Harry一半,让Harry回到他身边来。

    “我爱你,”Eggsy贴着Harry毫无反应的嘴唇低声说,“求求你,给我一个吻吧。”

-

    Harry没有醒来。

-

    “我们没有时间了。”Merlin说。

    再等一天——Eggsy几乎就要跪下来乞求Merlin。他知道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一直乞求着再多一天,再多一星期。他知道这辈子Harry都不会回到他的生命中来,曾经的幸福快乐会随着Harry的离去不复存在。如果他永远都离不开Harry,那么他的生活只会剩下一片死寂。

    他必须放手,离开。已经到了不能不说再见的时候了。

    “再等一天。”但Eggsy还是向Merlin乞求道,因为他已经自尊全失。因为他无法松手放Harry离开。因为如果他得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家被烧成灰烬却束手无策,他宁可与它一起被火焰吞噬。

    Eggsy捕捉到了Merlin摇摆不定、在责任和牵绊中踌躇的一瞬间,于是他立刻又加了一句:“求你了。”

    在他的哀求下,Merlin的犹豫只坚持了一瞬就败下阵来。他叹了口气:“再二十四小时,Eggsy。没有更多了。”

    “我知道。”Eggsy应道。然后将干燥的双唇印上Harry的指节。

-

    Merlin把他赶回家,让他好好休息后才能再回到Harry床边。Eggsy没有抗议,他知道Merlin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来面对他即将失去的密友。所以他顺从地回到家,爬上自己的床,时睡时醒地躺了几个小时。

    然后Eggsy坐回了Harry床边那张熟悉的椅子里。他的心一直往下坠,往下坠,拴着沉重的恐惧不知该落向何处。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秒针滴答在他的沉默里,滴答在他不知所谓的低喃里,滴答在他乞求Harry睁开眼睛的哽咽里,滴答在他看不到丝毫希望的等待里。

    Eggsy终于作好了最后告别的准备。

    “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再见。”他承认道。他捧住Harry的手,尝试着最后一次去记住男人温暖修长的手指,记住指腹枪茧的形状,指节的每一处凸起。“我想起来了,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再见。每回你只是——转身离开,或者让我离开。但我们从来没有,你知道的,我们从未说过再见。没有告别。从来没有。”

    Harry看上去似乎只是在熟睡。仿佛他随时都可能醒过来。他的头发修剪得刚刚好,下巴的胡茬也刮得干干净净。而这一切只是纯粹出于Eggsy满怀的希望,希望Harry有天能够醒来。从第五个月起Harry就撤下了绷带,也不再需要呼吸管了。眼前这样的Harry让Eggsy感到一阵疼痛,所以他低下视线,转而盯着Harry的手。

    “问题是,我从没想过我会有需要向你告别的这一天。我以为你一定会回来,我以为你总是战无不胜,没有什么能够夺走你的生命。我是说——我知道你只是一个凡人,Arnold教授那件事让我知道你也会受伤。我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尝试着咽了咽喉咙,仿佛这样就能咽下堵在喉间的硬块,“于我而言你就是我的英雄,Harry。改变我人生的那个人是你,救了我一命的人是你,第一个全心全意信任我的人还是你。更何况你还是第一个看到了我的潜力的人。”

    坚持说完这段话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操,Harry,我很抱歉我让你觉得你毁了我的人生。那些发生在我爸身上的事根本不是你的错。我不想在你死前,我留给你最后的印象居然是我指着你说你是个怪物。对我来说这不公平,Harry。”

    滚烫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Harry手背上。Eggsy感到自己正摇摇欲坠,就要分崩离析。

    “我们没有说过一句再见。这不公平。”Eggsy的声音终于碎裂开来。

    他低下头,前额抵上Harry的手背,紧紧闭上眼睛试着挨过那阵冲刷过全身的疼痛、愤怒和悲伤。等待着力气流失殆尽的那一刻。

    等到他呼吸的节奏终于稍稍回归正常后,Eggsy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所以这回,我要把这事做好。”

    他抬起头,强迫自己看向Harry的睡颜,深吸了一口气。

    “Harry Hart,你就这样走进我的生命,任性地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现在你要在我还来不及道声感谢时就匆匆离开,而这太他妈让我难受了。我会一直想念你的。我用了一辈子的时间等待你的出现,甚至在我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就这样做了。一直等到我终于可以坠入这条名为你的爱河。我会继续爱你,直到生命的尽头,你他妈别以为我会有放弃的那一天。也许我会不再因为你感到疼痛,甚至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遇上别的人,但我永远不会停止对你的想念。”

    他牵起Harry的手,在手心处留下一个温柔的吻。“我会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去爱你。”

    尖锐的疼痛将他从内向外撕扯开来。想到这将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他能够触碰到Harry,Eggsy像是又一次回到了小时候,只能无助地看着母亲哭倒在沙发上,而他的父亲再也不会回家了。像是渺小的他在空阔的世界中孤单无助,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此生所爱血溅枪口,跌落在远隔重洋的异国土地上。

    像是重回六岁那年,Eggsy冲动地解下脖子上的项链,将随身携带了十八年的勋章压进Harry手心,合上手指包裹住它。他把双唇印上Harry的指背,轻声恳求。

    “Oxfords, not Brogues.”

    我需要你。

    奇迹没有发生。毕竟,承诺只能兑现一次。

    “帮我保管好它。”Eggsy将勋章小心地放进Harry手心,再把Harry的手放回身侧。他希望由Harry来保管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把它亲手交还给我的。”

    他站起来,俯身在Harry唇角印上一个绵长的轻吻。

    “再见,Harry。”

    Eggsy直起身,疲惫的双手揉搓着两颊,然后再一次深深地看了Harry一眼。最后一眼。

    终于,他绕过病床,走向门口,他知道Merlin会在门口等他。他要让Merlin进来,要看着Harry的胸膛最后一次起伏,要——

    从身后,他听见了什么东西撞击地板的闷响。

    Eggsy僵住了。

    也许——万一——

    慢慢地,Eggsy转过身。他的心快跳出了喉咙,脉搏在耳廓里呼啸,血液带着近乎沸腾的温度冲刷着全身。那一点点能够看到Harry睁开眼的可能性让他欣喜若狂。Eggsy已经等了太久了。他转过身。

    Harry——

    ——没有醒来。他的双眼依然紧闭。

    悄悄积聚起来的期盼又一次崩塌熄灭,苦涩的失望翻涌上来,又被随之而来的狂喜淹没。他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太蠢了,他真是个笨蛋。就算过了这么久,他也不想放弃,更不能放弃。

    Eggsy走向Harry,寻找这一声异响的源头。他一路走回床前,却一时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然后他看到了Harry的手,手指松开悬在病床边缘。Eggsy俯身看去,在病床另一侧的地板上找到了那枚勋章——刚才的响动肯定来自于它。

    这意味着,Harry刚才动了动

    “Merlin,”Eggsy猛地转过头,大喊:“Merlin,快过来——”

    他直起身,正要冲着病房门外大声呼喊,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Harry嘴角肌肉的抽动。Eggsy全然忘了该怎么说话,只能呆呆盯着,看着Harry下颌的另一块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是眉头皱起。他听见一声急促的抽气声。是Harry。他的导师胸膛剧烈起伏,在漫长的一年以来第一次深深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Harry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缓缓眨了眨。如同一份迟来的回答,年轻的祈祷者终于求来了神迹降临。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Harry动了动嘴唇,声音在喉间突兀地摩擦,用尽全力也只轻得像一声叹息:“你好,Eggsy。”

    Eggsy胸腔中的空气像是被瞬间抽光耗尽,周围的一切突然停顿静止下来。随之回忆翻涌上来,画面清晰得令他讶异:当年的Eggsy年幼无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Harry离开,连一句再见都不曾留下。从那时起,Harry就从未对他说过一句你好。他只是闲庭信步般走进Eggsy的生活,又从Eggsy的世界里不辞而别。仿佛他们的每一次相遇都不过是重逢。

    然而现在,现在又是一个新的开端,一切从头来过。如同他们的初见。

    他们的第二次初见。

    Eggsy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了出来。原本小心翼翼不敢置信的笑意弥漫开来,终于被更坚定的喜悦填满。然后他说,“你好,Harry。”

    Harry向上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笨拙的微笑,Eggsy的世界在此刻重新旋转了起来。他听见心脏监控器发出的滴滴声,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微微刺痛;再一次触碰到Harry眼底的暖意,他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起来,仿佛它知道自己终于回到了家。

    Eggsy露出了这一年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笑容。没有内疚悔恨,没有悲痛哀伤,也没有时间的沉重,这些足以将他压垮的东西已经烟消云散。他没有再唤Merlin过来,而是向Harry又凑近了一步。Merlin可以等,只要再一分钟就好。

    “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Eggsy坐在床边,紧紧握住Harry的手。

    他不想再等了。


【END】



评论(16)
热度(156)
  1. 挂鹿角的不明叶子不周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