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9/9)完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洛克希去了一趟指挥中心,期待能遇见梅林,却发现眼前的大厅里除了阿拉斯蒂尔之外空无一人。珉恩说过她今天会在家工作,现在看来,显然其他所有的通讯官也和她有同样的想法,或是他们干脆度假去了。

    “……我猜我可能需要和梅林好好聊一聊?”在一片漫长到无法假装忽视的沉默之后,阿拉斯蒂尔终于理清现状,“虽然我并不怀疑你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谢谢你,阿拉斯蒂尔。”洛克希出奇冷静地回应,“也希望我的速战速决能让你也下定决心,真的,别再犹豫了。”

    阿拉斯蒂尔满脸疑问地冲她扬起一边眉毛,但洛克希并没有被骗住。她知道他其实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我想知道,你现在按兵不动是别有原因,还是只是因为你在……”害怕,洛克希想这么说;但字典里所有可以用来形容阿拉斯蒂尔的词语中,“害怕”从来不是其中之一。“难道你想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吗?”

    阿拉斯蒂尔凝视着她,长久到洛克希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话算不算是无礼的越界。然后他的视线滑向一旁珉恩的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新相框,照片上刚完成最后一次合作训练的艾格西和洛克希正满身是汗地一起开怀大笑。但这张照片并不是阿拉斯蒂尔凝视的对象。他的视线停留在詹姆斯和珉恩的那张合照上。

    真很奇怪。洛克希突然记起当初那句“你让我想起了他”,记起她问及前任兰斯洛特时阿拉斯蒂尔的肩膀塌陷下去的疲惫的弧度,记起他最终唤出她的称号而不是名字那一瞬间细微的犹豫。阿拉斯蒂尔唇线抿紧,眼神低垂。他低落的神情里不只是心碎,还有愧疚在悄悄噬啮。

    他在强迫给自己的每一秒快乐带上沉重的负罪感。

    “你知道吗,”洛克希冲动地开口,“我曾经对你有过一丝迷恋……在我还很小的时候。”

    阿拉斯蒂尔眨了眨眼,抬起头看着她:“……我不知道。”

    “你曾经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现在依然是,只是不再是迷恋。我希望你能开心。”她深吸了一口气,“而开心对于你来说,不应该是一种罪过,阿拉斯蒂尔。”

    “我知道。”阿拉斯蒂尔的声音很轻。他把手插进西装裤兜,沉重地叹了口气,视线垂落在地板上。男人挤出一丝干涩的微笑:“我们曾经只不过是同事关系。或者,算是朋友。”

    洛克希决定孤注一掷:“但你们几乎就要有更深入的交往了,对吗?”

    “几乎。”承认这个事实似乎让阿拉斯蒂尔感到刺痛,“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但如果他还活着——也许吧。”

    “你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太复杂了。”洛克希轻声说着,伸手拥住了他。“让这件事过去吧;而在此之前,请好好保重自己,也试试看在珉恩有新男友之前约她出去。如果因为沉浸在错过我的那位前辈的愧疚中而错过了她……这只会让你更加痛苦。”

    阿拉斯蒂尔假作不满地轻哼一声:“看看你,一转眼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了,也会给我的情感问题出谋划策了。”他吻了吻她的头顶,安抚地捏捏她的胳膊,“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把我的祝福送给你和梅林了。”

    “你觉得他会答应?”

    阿拉斯蒂尔终于笑了出来。他领着洛克希走向走廊:“如果他真的拒绝了你,我一定会找他好好‘聊聊’的。”

    洛克希俏皮地向阿拉斯蒂尔敬了个礼,转身往梅林在总部的住处走去。高跟鞋击打在坚硬的混凝土地面上,伴随着她的心跳在胸廓中砰砰作响;她深深呼气,吸气,在清脆的脚步声里毫不犹豫地走向她未知的未来。

-

    梅林打开门,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洛克希几眼,榛绿色的眼睛里暗流汹涌。男人赞赏的眼神让洛克希得以鼓起勇气跟随他走进房间。她把门在背后带上,抬头冲着他微笑。

    “我在想,”洛克希微微低下头,牙齿轻叩下唇。梅林向她走近一步,近到如果她想,她可以伸手抚过他的胸膛,透过那件针织套衫去感受让她向往的热度。“也许我可以带你出去吃个晚饭,然后作为交换你可以带我去你的床上,如何?”

    “我的荣幸。”梅林牵起她的手,手指在她掌心留下火热的痕迹。他敛下目光,将亲吻印上洛克希的手背,唇角紧贴着她的肌肤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告诉我,我一直不敢肯定你也对我有意。”

    梅林,这位她所认识的最为能力出色的人、Kingsman强大可靠的保护者,竟会为洛克希是否对他有意而感到一丝不安——这让她的心突然安稳下来,让她知道陷落的不只是她一个。时至今日,洛克希已经能够将自己的性命全盘交托到梅林手上;至于交托她的心,那只不过是一步之遥。

    “对于我,你完全可以不必犹豫。”她勾住男人的后颈将他拉近,然后抬头品尝了那抹微笑背后藏着的秘密。

-

    “你,和,梅林?”艾格西已经震惊得失去了正常说话的能力。

    “是啊,”洛克希答道。她又在大腿上绑了一把匕首,然后动作娴熟地抚平裙摆。这是她和艾格西的第一次正式合作。艾格西昨天才从待了一周的开普敦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派去巴黎与她一起执行侦察任务。“现在我们都在和我们的顶头上司上床了。”

    “请记住,你们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录音。”珉恩出言提醒,“现在,是时候用行动让你们的男友们骄傲了。”

-

    一次回家时,洛克希告诉父母她新交了个男朋友。他比她年长一些,是她的上级,他尊重她,而她甚至已经有点爱上他了——尽管她用了最模糊含蓄的词语来描述这种特别的情感。

    “他让你感觉幸福吗?”母亲问道。她开始懂得在恰当的方面表达对女儿的关心,尝试着全盘接受洛克希的方方面面。

    “胜过一切。”这个问题值得她报以真诚的回答。

    她父亲表示也许应该请梅林过来坐坐。洛克希本以为自己会本能地反对,但她并没有。

    “我会告诉他的。”她终于说道。

    过了一会儿,埃德蒙拉着艾琳的手出现在门口,眼眶湿润,声音哽咽。艾琳微笑着,一只手护在肚子上。洛克希不假思索地上前拥抱了她的哥哥,告诉他她替他感到高兴——这是第一次,她的祝福情感真挚,发自内心。

-

    洛克希和娜菲萨图吃完午饭,给正在指挥艾格西进行侦查任务的珉恩带了份印度菜,以免这位尽心竭力的通讯官饿昏在指挥台上。正走到指挥中心门口,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阿拉斯蒂尔正站在珉恩桌前。从他们的视角看去,珉恩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一边点头一边说着什么,这让阿拉斯蒂尔的唇角弯出带着温情的柔软弧度。

    “哇哦,看上去某人终于搞定了自己的破事。”娜菲萨图评论道。

    当阿拉斯蒂尔转过身看向站在门口的她俩时,洛克希朝他竖起大拇指。他微笑着走出指挥中心,与洛克希擦身而过,同时轻轻捏了捏她的胳膊,留下一句几不可闻的谢谢

-

    随后而来的是更多的任务,更多的与梅林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更多的作为兰斯洛特的时间,直到那个代号浑然天成得如同她的本名。它就像是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是她习以为常的第二层肌肤。凯对她说话时的语气不再那么倨傲,而崔斯坦和埃克特会时不时邀请她一起喝一杯。哈利成为了亚瑟王,有时会派她与高文和鲍斯一起出任务,也有时让她单干。洛克希开始越来越习惯在Kingsman的日子。

    她被邀请去过哈利的家,和他们共进晚餐。艾格西坐在她对面,梅林在她身旁,四个人谈论着这个正在缓慢但坚定地回归正轨的世界,瓦伦丁节留下的伤口在慢慢痊愈。洛克希经过厨房门口时瞥见哈利正背靠着流理台,低头亲吻着艾格西。她着实为他们感到开心,为他们看向彼此时脸上笑容里的甜蜜。

    洛克希还发现梅林是个顽固而狡诈的工作狂,可以只凭意志力饿着肚子撑过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晚,但这一切并没有让她感到惊讶。她会搂着梅林让他在她的依偎之中小睡一觉,会在夜深时诱哄着这个男人早点休息;她说服梅林经常外出就餐,用他所喜欢的绵长而湿润的亲吻抚平他的焦躁。他喜欢让她窝在他的腿上,她喜欢他的手指抚过她的发梢,而他们都很享受工作日清晨的慵懒的性爱。

    日子有时也会困难重重。有些时候梅林似乎止不住叹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想法让他肩上的负担太过沉重;有时洛克希变得暴躁不安,自我怀疑卷土重来,咆哮着席卷走她的冷静理智。有时洛克希带着血流不止的鼻子或是可怕的撕裂伤从任务中回来,有时梅林为他的特工在任务中受伤而疲惫不堪,满心忧虑。有时阿拉斯蒂尔因为任务中遇到噩梦般残酷的可怕情景而怒不可遏,艾格西因为他没能救出每一个人而心情沮丧。有些时候对家人说谎是如此艰难,有时任务不顺;还有些时候,洛克希不知道该给自己再施加多少压力,她站在危险的边缘,在看不见的悬崖旁摇摇欲坠。而唯一牵住她、守护她安全的那个人,是梅林。

    不过绝大多数日子里,洛克希都很庆幸自己如今身处Kingsman。大多数时光都美好得超乎她的想象。

-

    洛克希在医务室里醒来,一时想不起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亲爱的,感觉怎么样?”梅林正坐在她床边。他倾身挨近,用手电筒照了照洛克希的左眼,然后是右眼,再举起一只手指。洛克希的视线不自觉地跟随着他的动作移动。

    “头有点晕,不过其他都还好。”她说,“我怎么在这儿?”

    “你在雅典执行任务。发生了爆炸。”梅林捧起她的脸,将一个温柔的吻印上她的前额,“你还记得后来的事吗?”

    “我跟踪着目标走进一个火车站,我们当时先后走上站台。”洛克希蹙眉回想,随后的记忆紧接着涌入脑海:“他在火车进站的那刻跳下了铁轨。”

    “然后呢?”

    洛克希看向梅林,有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然后她突然想起来了:“天哪,那是个陷阱!我被设计了,最后我只能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这样看来你的记忆还是完整的。”梅林在他的平板上敲打记录着什么,然后把它放在一边。他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洛克希认出这是梅林为了什么事情格外忧心苦恼时的习惯性动作。“我很担心你。”

    “我很抱歉。”洛克希说。她抓住梅林的手腕,求他看着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但你看,我现在还好好地在这儿。我还全须全尾地活着呢……”她飞快地瞄了一眼身上盖着的被子,“我是全须全尾的,对吧?”

    梅林宠溺地轻笑了一声:“是的,洛克希,你好着呢。”

    医务室的门突然被冒冒失失地打开了,珉恩和艾格西冲了进来,在洛克希床前来了个急刹车。阿拉斯蒂尔和哈利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我告诉过他们不要直接跑进来。”面对梅林扬起的一边眉毛,哈利耸了耸肩说道。

    洛克希看向满脸忧心忡忡的艾格西和珉恩,给了他俩一个微笑。“你们看上去糟透了。”她打趣道。

    “而你看上去对于一个差点被炸飞的人来说太过活蹦乱跳了。”艾格西回嘴。他紧紧握着她的手:“等你被允许剧烈运动后,我们打算开始那些freerunning(译者注:freerunning是一种类似体操武术变种的高难度极限运动。与跑酷师出同门,但是比跑酷多了些空翻、旋转动作)的训练。”

    “听上去不错。”洛克希安抚地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然后她看向珉恩:“唉你别这样……我现在很好,就是有一点肌肉酸痛——现在我有点感觉到了。但我真的挺好。”

    “我以为我把你害死了……”珉恩抹着眼泪,“我以为我的失误害得你你死在了任务里,就好像——”詹姆斯,珉恩没有说出口,但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她哭得更伤心了。洛克希之前从未见过珉恩的泪水,这下内疚感铺天盖地朝她扑来。“对不起,”珉恩抽噎着说,“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洛克希安慰着她,“这不是你的错。”

    阿拉斯蒂尔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洛克希的脚踝:“你错过了埃克特的好戏,他在追击那个害你受伤的组织时夷平了整栋实验楼。”

    洛克希露出顽皮的笑容:“请一定告诉我你们已经帮我录下来了。”

    “那是当然。”梅林说。

    “娜菲明早第一件事就是要来看你,”珉恩试着挤出一个微笑,努力想让它看上去真实一些,“她说她有一大把好玩的视频可以让你在没法下床的这段日子里打发打发时间。”

    “至少我不会感觉无聊了。”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向洛克希描述着那个恐怖组织的下场,聊了些名人八卦,又言简意赅地告诉她在她昏迷的那五天里Kingsman都发生了什么。

    直到某一刻,洛克希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大到她发誓她听到自己的下巴咔嚓了一声,随后倦意席卷了她的全身。

    “我觉得我们得让洛克希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哈利说,“天都黑了,我们告辞吧。”

    艾格西倾身向前飞快地给了洛克希一个拥抱:“明天我会把梅丽从我家带到这儿的,它可想你了。”

    “你真好。”洛克希笑着说。

    “我明天会再来的,”珉恩保证道,“要赶快好起来啊。”

    “如果你还需要什么,告诉我就好。”阿拉斯蒂尔笑意温暖。他伸手揉了揉洛克希的头发,然后跟着珉恩走出病房。

    哈利拍了拍梅林的肩膀:“明早晚些时候我们会再来的。”在梅林回以感激的点头示意之后,哈利转头向洛克希温和地微笑:“能看到你从昏迷中醒来真是太好了。好好养病,早日康复。”

    “谢谢。”洛克希目送着他走向在走廊里久等的艾格西。医务室的门重新轻轻搭上那刻,洛克希听见梅林深深叹了口气。她立刻小心翼翼地挪向病床一侧,示意他过来躺在她身旁。梅林没说什么,只是轻手轻脚地掀起被子躺了进去,伸出一只胳膊环住她。

    “我知道你在过去的几天里都在睡觉,但不管怎样,试着再睡一会儿,好吗?”梅林轻声说道。他修长的手指梳过她的头发,混合着医务室的消毒水味。这让她想起她还是训练生时那段因为肺炎而浑身发烫、疲惫无力地躺在病床上的时光。原来从那时起,梅林就能轻而易举地让她觉得安心。

    “今天这么多访客可把我累坏了。”洛克希迷迷糊糊地低喃。

    “而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是的。艾格西,珉恩,阿拉斯蒂尔,甚至哈利。娜菲萨图。还有其他骑士们。后勤们。梅林。现在的Kingsman里满是洛克希可以交托信任的人们。这里,她是洛克希·莫顿,兰斯洛特,没有人对她心存怀疑,也没有人将她与谁相比。就算她在任务里以其他骑士的后备的身份出现,她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这里,洛克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们就是我的家人。”洛克希说,眼皮抵抗不住困意地悄悄合上,“你也是我的家人。”

    梅林温柔地亲吻了她的双唇:“欢迎回家,洛克希。”

    梅林身上的暖意包裹着她,男人身上松木和麝香混合的味道与低沉磁性的嗓音让她渐渐放松下来,陷入深眠。窝在他胸前的感觉很好。就像,终于回到了家。

- END -


评论(21)
热度(58)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