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8/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洛克希的第一个正式任务,是作为帕西瓦尔的后援,潜入一个月前刚被从瓦伦丁基地里救出来的德国总理举办的慈善筹款晚宴。任务并不危险复杂,只需要收集慕尼黑那些可能正在萌芽的犯罪团伙的信息。大多时间里洛克希都在四处闲逛,时不时和人交谈几句,同时悄悄注意着周边可能的威胁。比起去往大气层边缘朝人造卫星发射导弹,这样的任务简直轻松自如。大部分辛苦的活儿都被阿拉斯蒂尔一人承担了——比如,他要假扮成一位对武器买卖感兴趣的潜在客户,去接近这次的任务对象。

    “你可要记得提醒我别忘了让你在卸妆前再来张自拍。”珉恩在通讯器里说道,“这眼影画得太棒了,你得给我个自豪的机会。”

    洛克希看向自己的双手,左手大拇指轻蹭过右手手腕表示收到。晚宴的确是个不错的机会,让洛克西可以练习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与珉恩隐秘地沟通交流又同时兼顾任务。

    “我们有麻烦了,”娜菲萨图——帕西瓦尔的通讯官——插话道,“有人向当局泄密宴会上有可疑人物,警力预计到达时间七分钟。”

    “该回家了,兰斯洛特。”珉恩说,“接应车辆会在三分钟后抵达侧门。”

    娜菲萨图沮丧地叹了口气:“但是埃克斯坦不会任由帕西瓦尔就这样突然离开的——帮个忙如何?”

    “尽可能自然地将帕西瓦尔带离现场,兰斯洛特。”珉恩给出指令。

    洛克希彬彬有礼地从闲谈中告辞脱身,朝阿拉斯蒂尔走去。她从经过的侍者盘中取过一杯香槟,眼神四处游走,显得漫不经心。在巧妙的计算之下,她微微转过半步,胳膊毫不意外地碰上了阿拉斯蒂尔,将大半杯剔透的液体洒在他昂贵的西装前襟。

    “Es tut mir leid(真是对不起)!”洛克希如一位不慎喝到微醺的名媛那般流露出恰到好处的羞愧惊慌,连连表示要带他去一旁清理一下,并马上让人给他拿一套新西装。她一脸诚恳,急切而真挚地打着手势,用帕西瓦尔所伪装的身份听不懂的德语语速飞快地连声道歉。

    “这位女士说要带您去换身衣服。”埃克斯坦对阿拉斯蒂尔解释说。

    阿拉斯蒂尔满是歉意地看了他一眼:“我想我应该接受女士的提议。但我真诚地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和您继续这个话题,所以您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

    “相关部门预计四分钟内到达。”娜菲萨图提醒道。埃克斯坦正在给阿拉斯蒂尔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无暇顾及一旁正一脸无害地扭动手腕的洛克希。

    洛克希又花了三分钟时间将阿拉斯蒂尔带出晚宴,没有让任何人起疑。一路上她惟妙惟肖地扮演着一位尴尬羞愧的贵族姑娘,直到他们终于走出偏僻的侧门,快步迈下台阶,向临时停靠在路边的一辆不甚起眼的车子走去。阿拉斯蒂尔拉开车门让洛克希滑进座位,然后紧随着她坐了进来,在警笛响彻夜空的那一瞬间甩上车门。

    “干得好!你俩配合得不错。”前方传来阿米莉娅的声音,她正驾驶车辆从后门离开。“你们放在埃克斯坦身上的追踪器已经开始生效,而且将会持续四十八小时。”

    “要是他今晚就被抓了,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白费力气。”洛克希毫不客气地指出。

    “不会的,”珉恩欣快地说,“他给帕西瓦尔的地址是一家当铺,登记在丹尼尔·霍夫曼名下;这位霍夫曼先生正是弗兰克·霍夫曼的表兄弟,而弗兰克·霍夫曼从2009年起就被Kingsman列入了监控名单。”通讯官愉悦欣喜的语调突然变得愤愤不平:“但这就意味着我会有更多调查、更多文书工作要做,简直棒呆了。”

    “大家感谢你的付出。”帕西瓦尔的嘴角愉悦地上翘,带着一丝宠溺。洛克希从未在他脸上见过这样的表情。嗯哼

    “而我需要先感谢红牛兑伏特加。”珉恩心碎地说道。“兰斯洛特,帕西瓦尔,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也别错过明早返程的飞机。娜菲会主持这次的任务汇报,我会尽量出席——只要我能活过那些文书报告的摧残。”

    “今天辛苦了,干得不错。”娜菲萨图补充道。

    “对于第一次任务来说的确不算糟糕,兰斯洛特。”珉恩接话道,“等下记得给我发张自拍。好了我要挂断了,明天见!”

    等珉恩和娜菲萨图纷纷切断通讯后,阿拉斯蒂尔扬起一边眉毛看向洛克希:“自拍?”

    “珉恩对她给我化的妆十分满意,她说要拍下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个纪念。”

    “一次成功的任务的确值得纪念。”阿拉斯蒂尔拍了拍洛克希的肩膀。“干得好,”他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瞬,仿佛面对这个他依旧需要一些准备,让他不至于心如刀割,“——兰斯洛特。”

-

    汽车在宾馆门口停下后,阿米莉娅从后视镜中看着身后的女骑士,嘴角微微上翘:“我很高兴那个成功做到这一切的人是你,洛克希。”一阵自豪感冲刷过女孩的思绪,让她双颊微烫,快乐得几乎要颤抖起来。一直到她走进房间,任务后的精疲力竭和刺激晕眩依旧在她神经末梢剧烈碰撞未曾消退。她在昏昏欲睡与心不在焉中拍完自拍按下发送键,整理床铺收拾完毕。等到她终于把自己裹紧被子里头时,阿拉斯蒂尔早已窝进属于他的那张柔软的大床睡得昏昏沉沉。洛克希太累了,脑袋沾上枕头同时她就滑进了一片纯然的漆黑静谧;等第二天醒来时,她对于爬上床前的那一刻钟里的印象几乎只剩下了一片空茫。

-

    任务汇报结束之后——珉恩端着两大杯咖啡出席了会议,当然,这两杯都是给她自己的——梅林在洛克希跟随其他人离开之前叫住了她。

    “昨晚的任务做得不错。”梅林说。尽管这句话他已经在会议上说过一回,但洛克希不得不承认她依旧为之心跳加速,因为这一次,洛克希是唯一的听众,这让她感觉到更加……亲密。更加私人。

    “谢谢。”

    梅林罕见地犹豫了一下:“不过……我很好奇这是怎么回事。”他拿起手机示意女孩看向屏幕。洛克希看见屏幕里的自己正让脸微微侧向光源,好让镜头可以聚焦在她的双眼。

    这是她的自拍,昨晚她发给珉恩的自拍。但现在看来那显然不是珉恩,而是……梅林。

    “我的天哪……”洛克希呻吟道,“我很抱歉,梅林。我一定是把珉恩的名字打成了你的。珉恩让我给她发一张我化妆后的自拍,你们的名字又太像了,所以——”

    “别着急,好姑娘。”梅林把手机放进口袋,挥挥手止住了她的解释,“这没什么的,你不必紧张。”

    如果眼前是艾格西,或阿拉斯蒂尔,甚至哈利·哈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让洛克希感到羞愧致死。她居然把那张照片发给了梅林!洛克希内心在无声地尖叫。如果可以,她现在就能给自己挖好一个墓穴,然后心甘情愿地跳进去。“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的。”她保证。

    梅林伸手安抚性地捏了捏她的胳膊:“就算再发生我也不会介意的。”他冲她微笑,嘴角再次勾起那个藏着秘密的弧度,又眨了眨眼。随后他的手指扶上眼镜,因为接收到新的信息无法脱身而遗憾地叹了口气:“看来我又要去忙了。你保重。”

    然后他大步离开了。

    “什么?”洛克希不知所措地碰了碰自己的手肘,想要捕捉那一点点还未消散开来的男人指尖的温度,“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

    洛克希·莫顿没有烦躁——“烦躁”一词从未出现在她的字典上过,她才不会烦躁呢。

    “别再烦躁了,”娜菲萨图说。她反手将细发辫扎成马尾,仰头灌下一口啤酒。“你已经为这事心神不宁太久了。”

    “我没有烦躁。”洛克希嘶声说。

    珉恩同情地看着她:“你有,而且非常严重。”

    “我才没有……”洛克希决定放弃这个话题,“我不是疯了吧,我刚刚竟然幻想梅林在和我调情……”

    她们三人正在酒吧的一个角落享受着闺蜜之夜。珉恩提议的,说是要小小庆祝一下洛克希完美地完成了她的第一个任务而且没有被之后的任务报告折磨致死。洛克希原本并没有打算把她对梅林的倾慕向她俩倾吐而出,但艾格西实在没空和她喝一杯。哈利终于出院了,他正忙着帮哈利回家安顿下来——或许他还要忙一些其他的,一些早就该和哈利做过的事。

    同时她还在因为自己居然步了艾格西的后尘,对导师产生了莫名的情愫而苦恼不已。

    “这也许不是你的幻想。”娜菲萨图说。

    “如果你对他有意思,你最好直接告诉他。”珉恩说,“我觉得梅林是个挺不错的约会对象,要不是他对我来说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我早该出手了。老实说,我觉得他是个性冷淡,因为在给他工作的这五年里,我从没见过他对任何什么人感兴趣过。一点都没有。”

    “也可能只是因为你太迟钝了。”娜菲萨图补充道。

    “我才不迟钝呢。”珉恩语气坚决地反驳。

    娜菲萨图耸了耸肩:“那就是太不长心。可怜那些小伙子们千方百计想引起你的注意,偏偏都被无视过去了。”

    “至少我注意到了鲍斯对你的那点糟糕的crush(迷恋)!”珉恩喝了一大口鸡尾酒,“而且当我说crush时,我指的是在他终于鼓起勇气请你一起喝杯咖啡时你就这样狠狠地碾碎了他的心。”

    “这哪里是我的错?是他没发现我是个拉拉。”娜菲萨图回击道,“他表现得简直太明显了,甚至连切斯特·金都察觉到了。而且鲍斯和我从来不是一类人,他至今还在为梅林选拔了一位黑人移民通讯官而耿耿于怀。他就是个混蛋。”

    “是的!他糟糕透了。”珉恩真挚地应道,“要不是梅林,我早就头也不回地离开Kingsman了——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得再来一杯。麻烦挪一挪让我过去,娜菲。”

    趁着珉恩艰难地挤过人群去吧台再点一杯酒,娜菲萨图凑近洛克希说道:“我觉得她对于感情的事一窍不通。”

    “这不怪她。我也是直到昨晚才明白过来的。”洛克希叹了口气。

    “你说,Kingsman里这么多该死的办公室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娜菲萨图喃喃地抱怨着,“我周围都是些搞不定自己的破事,连把彼此约出去的勇气都没有的蠢蛋特工们。真他妈没种。”

    “你这是把我也包括在内了吗?我有种。或者有那个胆量,随便怎么说。”洛克希端起酒杯,“我可以证明。”

    “你要证明什么?”珉恩端着一满杯鸡尾酒溜回角落。

    洛克希仰头一饮而尽:“证明我搞得定自己那些破事。”

-

    艾格西刚回到萨维尔街的裁缝店,出席他的第一个个人任务的情况简报。他经过洛克希,瞥了一眼她的装束问道:“你要去哪儿吗?”

    洛克希脚上踩了一双深蓝色高跟鞋,搭配一件及膝连身裙和黑色长袜。珉恩亲自上阵帮洛克希化了妆。这位通讯官姑娘还沉浸在昨晚的宿醉中,所以下笔大胆,妆后的洛克希看上去性感撩人。洛克希担心过这是不是有点过头,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既然梅林把是否采取行动的决定权拱手让给她,想必他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足够在他的姑娘不耐烦地直接略过那些无趣的拨云撩雨弯弯绕绕时沉着应对。

    “是的,如果我运气足够好的话。”洛克希说,“你和哈利现在怎么样?他对你好吗?”

    艾格西愉快得简直整个人发起光来,他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嘴角一路咧到了耳根:“我们打算慢慢来,因为他还在康复期。有时候他真的挺蠢的,你知道吗?但这感觉太他妈棒了。他甚至会允许JB跟我们一起睡在床上!”

    “我觉得这个老男人就是想把你狠狠宠坏。”洛克希打趣说。艾格西的脸红透了,他无措地踮着脚尖轻晃着身子,牛津鞋搭配高档西装品味无可挑剔。他还是那个艾格西——这是当然,但他与洛克希记忆中那个在训练头一天缩着肩膀一脸防备地走进宿舍的艾格西大有不同。现在的艾格西更加放松自在,也更加快乐。“我替你感到高兴,艾格西。”她上前一步,给了男孩一个拥抱。

    “谢谢。”艾格西紧紧拥住她,亲昵地将娇小的友人抱起到双脚离地又小心地将她放下,“如果你待会儿足够走运,我也会替你高兴的。亲爱的,至少你可以告诉我那个幸运儿是谁吧?”

    “等你顺利完成任务后我一定会仔细告诉你的。”洛克希保证道,同时在内心默默加上一句,“——除了那些少儿不宜的内容之外”。“祝你好运,加拉哈德。”

    艾格西大笑起来:“也祝你好运,兰斯洛特。”

-

tbc...

评论(4)
热度(35)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