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蛋哈][授翻] in this safe place here 于此安定之所(下)

原作:Della19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43791

ABO生子警告。这篇翻译是送给大歪的迟到了将近半年的生日礼物(……),感谢可爱的七碗帮我校对。


***************************************

    可以料想,对于怀孕这件事,哈利依旧保持了他一贯的优雅。

    怀孕后哈利的身体一直很好,浑身上下散发的浓浓的孕期荷尔蒙让他醒目得像个移动灯塔——也许艾格西说的有失偏颇,但这的确是事实——而且哈利依旧是艾格西见过的最完美最性感的男人。

    现在哈利正骑着他,用近乎野蛮的力度操着自己——艾格西这才记起书上说过“孕期性欲会更加旺盛”。哈利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额发散乱,性感得如同艾格西见过的最美的艺术品。

    终于有一天,哈利极力保持的优雅似乎被消磨殆尽了。艾格西醒来时发现哈利正狠狠地瞪着他最爱的西装裤,眼神里满是对它的背叛的控诉。半梦半醒间,艾格西近乎迟钝的大脑突然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裤子不合身了。”哈利焦躁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几乎将那件让他心烦意乱的裤子推到艾格西鼻子前,生怕他没理解他的意思。艾格西平心静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领会哈利的意思。他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小肚子,但那是因为他吃了太多甜食而不是因为……怀孕。现在哈利几乎一夜之间腰围大了一圈,这让艾格西脑中占据alpha本能的那部分不禁开始洋洋自得:他才是那个幸运的alpha,是他在这个美丽得近乎完美的omega体内埋下种子,让他为他孕育生命。

    还好艾格西理智尚存,还记得哈利深谙用一枚袖扣让他再也开不了口的一百万种方法。他偷偷瞄了一眼哈利,发现他正处于崩溃边缘,一副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样子。艾格西心中一凛,赶紧开启了危机模式:他安抚着哈利让他靠着床头坐下,又给他端来一杯茶(当然是哈利最爱的那款),几个冰淇淋球和一本书,然后绞尽脑汁用尽千八百种方式告诉哈利怀孕丝毫没有减损他的迷人外表、如今的他依旧美得令人惊叹。在艾格西的不懈努力之下,哈利总算恢复了平静。

    艾格西在一旁心有余悸地悄悄长吁了一口气,像是终于拆除了一枚脏弹那样放下心来。

    艾格西帮哈利请了假,又去技术部找到梅林,将那件令哈利心碎的裤子往他怀里一塞:“嘿,哥们,可不可以帮忙把这裤子的腰身改松些?”

    “我还可以让它更加绚丽夺目,只要顺便点缀一些小亮片就好。想试试吗?”梅林瞪着他,仿佛艾格西刚刚问他可不可以用黑色签字笔给蒙娜丽莎加两道胡子。艾格西当然明白,Kingsman的西装贵得可以要了他的命,件件都堪比艺术品。然而现在他面临着更加重大的问题。

    这不是双关。

    “你可以帮我这个小忙,或者等下次哈利发现自己的裤子又小了的时候我会带他来你这儿,相信你一定很愿意帮他解决一些问题。”艾格西假意微笑道。操他的,他打死都不想再经历这样惊心动魄的早晨。要是这事再发生一次——艾格西的眼中闪烁着一丝疯狂,他发誓无论怎样他都会顺手拉梅林下水的。

    不出所料,第二天一早艾格西就拿到了改良版的裤子,梅林甚至还贴心地为哈利备齐了马甲和外套。所有的疲累都在看到哈利微微上翘的嘴角的那一瞬间消失殆尽,能被哈利用这样充满爱意的目光注视着,艾格西觉得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当天晚上,艾格西正枕着哈利的肚子懒懒地躺在床上,突然感到耳侧被轻轻地撞了一下。他猛地抬起头(万幸没有扭伤脖子),又惊又喜地将手掌放在刚才那一点上——小家伙默契地又踢了一脚,向他打了个招呼。

    艾格西可以猜到自己脸上的傻笑已经蠢到家了,然后他看到哈利眼中闪烁的同样快乐的光彩——所以管他呢,蠢就蠢吧。

    “嗨,小家伙。”他凑近前去对着那个小小的人儿说道,同时在哈利的肚皮上留下一连串轻吻。

    “我们需要给她起个名字。”哈利随口说道。他一只手埋进艾格西的头发,随着他亲吻的节奏缓缓地摩擦着他的头皮。艾格西能从哈利轻快的语调感受到他的愉悦。

    “你觉得……‘伊丽莎’怎么样?”艾格西转过头看着哈利。他一定已经脸红到脖子根了,可这个念头就是一刻不停地在他脑中打转:“她会是我们的‘窈窕淑女’。”(译者注:伊丽莎·杜立特尔是电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的女主角。)

    “伊丽莎是个好名字。”哈利的眼角似乎有泪光闪烁。他拽过艾格西的领口,将对这个话题的讨论结束在了一个绵长的深吻中。

***************************************

    哈利怀孕七个月时,他们在自己家里举办了一个小型聚会,邀请了不少亲朋好友。小家伙未等出生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收到的礼物堆积如山,大家围在哈利的肚子前轻声而热切向她打招呼,这让艾格西非常愉悦满足。梅林送来了一张坚固程度堪比防爆所的婴儿床,附带语音识别功能,甚至可能装备了镭射激光;帕西瓦尔送了个跳跳虎玩偶,玩偶的眼睛里藏了微型摄像头,可以将视频直接传送到Kingsman总部。等到洛克希拿出她那件家传宝物——一条与他们的西装布料相同的防弹毛毯,艾格西终于发觉同事们的恶趣味已经把聚会变成了特工年会。

    谁让这群客人们都这么大有来头呢?在场有十多个世界上最训练有素的杀手,一群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客,还有几个编外人员,个个都熟知用曲别针加大拇指杀人的三种方法——就连艾格西的母亲也是,艾格西教了她好些防身技巧。艾格西想,有这样一群人在,他的小女孩将会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最密不透风的过度保护

    也许她的恋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每一个接近她的爱慕者都会面临重重考验。而作为她的父亲,艾格西幸灾乐祸地想,这真是太他妈棒了

    是的,他会成为这样的一个父亲。打他啊。

    酒足饭饱,他们又收到了更多礼物,甚至包括艾格西的妈妈送的一双可爱得要命的婴儿牛津鞋。哈利一只手抚着肚子上被伊莉莎踹到的地方,脸上笑意柔软。艾格西看着他,那是他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接下来的一个月在一片风平浪静中一闪而过:艾格西在婴儿房的墙上涂满了小熊维尼,因为这熊太他妈流行了;他们还去上了些心理助产课,课程内容疯狂离奇到超乎艾格西的想象,比如其中一课的内容居然是指导人如何正确地呼吸——艾格西丝毫料想不到分娩竟如此痛苦,以至于连这样与生俱来的本能都需要重新学习。除此之外,参与这种活动还有些附加的好处:现在的哈利膨胀得像颗自带引力场的小行星,艾格西发现只有和那些与他相当身材的omega们待在一起时,哈利那被荷尔蒙水平严重扰乱的强烈自尊才会得到纾解。

    当然,就连这般安慰也有不起效的时候。那天艾格西刚结束一个短期任务回到家,发现哈利正坐在厨房里,狠狠地从纸盒里挖着冰淇淋,脸上带着很明显的闷闷不乐。

    “我看不到自己的脚了。”哈利愁眉苦脸地剜了一大勺放进嘴里,期待甜食能战胜自己的郁结。艾格西想说,是的,可你明明已经有一个月没能看到自己的脚了,但他自我保护的天性及时阻止了他。

    “但你的脚依旧十分修长和美丽。”艾格西竭尽全力露出自己最真挚的表情,尽管他知道这是徒劳,因为事到如今他已经清楚地明白,怀孕会让人丧失理智。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哈利心酸地抱怨道,那只健全的眼睛里满是控诉。他紧紧抓着手中的冰淇淋,就好像它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背叛他的东西。

    艾格西头疼地思念起之前拆除炸弹时的感觉。

    至少他对此已经轻车熟路。

    但谁让艾格西对哈利的爱已经让他失去理智了呢?于是他又出门买了两品脱冰淇淋,两人窝在沙发上享受了一个电影之夜。当艾格西看到理查·基尔和朱莉娅·罗伯茨(译者注:《风月俏佳人(Pretty Woman)》的两位主演)终于坠入爱河时,他才发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哈利竟是如此形象地将他的身世投射在了一个好莱坞爱情片里头的妓女身上。他正想告诉哈利,却发现他已经枕在他怀里睡得香甜,嘴唇上还沾着一点冰淇淋。艾格西伸手轻轻抹去那一点,眼前的景象几乎让他的心整个儿融化了。

    荧幕上,薇薇安和爱德华刚刚逃出火场,镜头逐渐拉远,直到影片开头的那个男人再次出现,重复着一开始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艾格西低头看着哈利,轻抚着他腹部的隆起,里头正安安静静地藏着他们的小女孩。他在心里默默回答,这就是我的梦想

    这是我最美的梦,而它竟是如此真实。

***************************************

    第八个月时的体检结果让梅林有些许不满意:哈利的血压有些超标了。于是这个可怜的omega被要求在分娩前都得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艾格西对这项医嘱满意极了,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哈利被卷入任何麻烦中。梅林禁止了哈利的一切工作,不论是在总部还是在家里。但哈利看上去并不太喜欢这个决定,尤其是在梅林提到工作对于他来说可能过于危险时。

    艾格西不记得自己对此是怎么表态的了。但只要看哈利一眼,他就明白该有多远就躲多远,小命要紧。

    “不要把我想得什么都干不了!”哈利对梅林尖声抗议,怒气冲冲的像只炸毛的猫。而梅林激动地双手伸向天空,仿佛在祈求天赐闪电直贯而下将他劈个正着,他尖刻地反击道:“你还能干点啥?像只鸭子那样摇摇晃晃地走向反派们然后冷酷无情地把他们撞个底朝天吗?”

    艾格西敢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偷笑,尽管他脆弱的脸颊内侧已经快被自己咬到鲜血淋漓。谁叫艾格西是个绅士呢。

    他看了一眼他怀孕的爱人,虽然他现在膨胀得像颗小行星,但他依旧是艾格西所见过的最他妈迷人最他妈可爱的男人。但哈利脸上的表情已经让艾格西开始担忧到底需要多少冰淇淋,才能让他们安然度过接下来的四个星期。

    接着哈利的上唇似乎眼看着就要颤抖起来,艾格西审慎考虑,决定直接搬空BEN & JERRY'S的库存。

    接下来的四周绝对不好过。

***************************************

    然而出乎艾格西所料,他们相当平安无事地度过了这四个星期。艾格西只要每天给哈利掖好被子,而他的天职就是满足哈利的每个需求。艾格西爱死这么做了,也许为怀孕的伴侣服务的天性早就深深刻印进了他的基因里。他为哈利拿来冰淇淋和餐点,给他按摩背部和双脚,听哈利轻柔地给他们未出世的宝宝读书;有时他会将耳朵贴在哈利的肚子上,感受着他们的孩子在里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老实说,这也许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四个星期了。

    很快预产期临近,而从哈利最近一周愈发频繁的抱怨来看,他也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梅林给他做了一次检查,发现伊莉莎胎位不正需要剖腹产,于是他们决定第二天就实施手术。艾格西突然意识到,二十四小时之内,他就要做爸爸了。

    而他已经等不及了。

***************************************

    艾格西从未料到剖腹产竟如此简洁高效。梅林和另一位医生给哈利打了麻醉后,将他双臂张开绑在手术台上,盖上白布单。艾格西可以感觉到到布单下艰难的拉扯,他握住哈利的手,将亲吻印上每一根手指。

    接着梅林呼出一口气,“我们做到了!”然后是迎接生命的第一声啼哭。艾格西不由抬起头,眼前的小婴儿浑身血污,正在梅林手中蹬着腿哭闹。她是如此让人难以置信的完美,艾格西一瞬间就爱上了她。

    那是他们的女儿。

    艾格西低头亲吻哈利,温热的液体滴落,濡湿了彼此的脸颊。梅林在一旁帮小女孩清洁完全身后,将她交到艾格西的手上。艾格西抱着她,仿佛她是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他看着她小而挺翘的鼻子,满是好奇的水蓝色大眼睛,和她可爱的小手小脚,抱着她凑到哈利眼前,带着不知所措的惊叹说道:“哈利,你看看她。”

    他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景象。

    “你好啊,伊莉莎,”哈利轻声说道。他看着艾格西怀抱中的那个完美的小生命,声音哽咽,满怀爱意,“我们是你的爸爸。”这一刻,艾格西发现自己错了。

    这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象。

***************************************

FIN


(海豹桑的感想:一般来说自己的腿肉都不太好吃,但这篇着实特别。最后一次校对的时候我自己居然又一次被这小甜饼击中心脏!萌得我还跑去企鹅上激动地给了beta七碗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说:“这篇太可爱了哇!”然后两个人相互感慨成一团。之前觉得好难接受蛋哈的abo生子,结果现在被狠狠打脸得好开心www也希望大家enjoy啦,很幸运能把我喜欢的文推荐给大家~)

评论(21)
热度(87)
  1. 白城不周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