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6/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阿拉斯蒂尔正在总部迎接他们。

    “谢天谢地,你没受伤,”洛克希扑上前抱住了他,“真是太好了。”

    “欢迎从你的头一个任务里顺利回来,”阿拉斯蒂尔伸手拥住她,“我很为你骄傲,洛克希。”

    梅林和艾格西出现在她身后,阿拉斯蒂尔向他俩问好致意,然后松开了环住洛克希的双手。洛克希后退了一步,发现一个纤瘦的短发亚洲女孩正站在一旁,手中拿着一块平板。

    “这位是鲜于珉恩,前任兰斯洛特的通讯官。”阿拉斯蒂尔介绍道,“从现在起她会负责你的所有任务——只要你还是兰斯洛特。”

    珉恩向洛克希微笑点头示意,又朝艾格西问好。她看上去就和洛克希一样疲累不堪。“有一份状况报告还需要你过目一下,”她转头看向梅林,“我已经在会议室给你准备好咖啡了。”

    “天呐,真是该死……”梅林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已经不知连轴转了多久了。艾格西和洛克希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找到了满满的同情。

-

    Kingsman的人员损伤之少出人意料,这得多亏了总部里包括珉恩在内的一众通讯官。他们在接收到梅林的警告之后,及时探查了自瓦伦丁染足萨维尔街那刻起亚瑟与其他骑士的所有联络记录,并在排除所有国外分部的嫌疑之后及时向他们发出了警告。

    万幸的是,英国分部没有任何一位骑士遭到策反。埃克特正在世界上某个偏远的角落执行长期卧底任务,至今无法被联系上。但鉴于他所在的地区信号糟糕得惊人,珉恩推测他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躲过一劫,毫发无伤。

    Kingsman总部遭到了袭击,也许是死去的亚瑟精心策划的,以掩盖他变节的事实。十九位员工在袭击中受伤,其中三人伤情危重;他们还失去了四名同僚,其中一人是通讯官,剩下三人均为技术人员。那名死去的通讯官与鲍斯是搭档,他是总部里唯一被亚瑟策反的人,并且协助了这次袭击,直到他的脑袋在激烈交火中突然炸成了一片璀璨的烟花。

    “他和切斯特关系不错,”梅林一脸厌恶地回忆道,“鲍斯居然还能忍得了他,真是个圣人。”

    “我们尝试用信号干扰器来减少公共区域的损失,派遣Kingsman的所有直升飞机往人群里投放了尽可能多的催泪弹和麻醉弹,但人口密集的城区依旧损失严重。”珉恩说,“目前来看死亡人数并不算多,但我们预计其有上升风险: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还会有被袭击者伤重不治,而且我们要为紧随的一波自杀潮做好准备。”

    “我们已经派出斯德哥尔摩分部的特工去营救瓦伦丁基地内部幸存的失踪人员,调查问询具体情况。”帕西瓦尔说,“美国分部还在评估损失,制定计划力图将破坏降至最低。他们的人员死亡率高居榜首,并在这次混乱中失去了几乎全部的政府核心成员。同时他们还向肯塔基派出了后援清理小组,处理教堂那边的混乱和伤亡。”

    艾格西咬紧牙关,下巴的线条变得僵硬。洛克希在桌下用脚尖轻轻推了推他,想尽己所能地给他一点安慰。

    “好消息是,我们认为犯罪集团有望在这次混乱中自我毁灭,”珉恩说,“分析人员正在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同时我们也在排查瓦伦丁是否还有其他同谋在爆炸中侥幸存活——抱歉,有新消息。”珉恩轻按眼镜一侧打开通讯,片刻后难以置信地扬起了一边眉毛:“我帮您接通梅林。”

    梅林眨了眨眼,毫不犹疑地伸手触动眼镜开关。几秒静止之后他突然站了起来,口中蹦出一句嘶哑的“操他妈的”。

    “发生了什么?”艾格西小心翼翼地问道。洛克希浑身紧张起来,脑中不由自主地计算起离自己最近的趁手武器的位置。然后梅林突然大笑出来,眼角泪光闪烁。

    “他还活着!

-

    哈利·哈特这个混蛋,他学不会怎么踏踏实实地完成自己的卧底任务,也学不会如何像一个头部中枪的正常人类一样毫无悬念地死去。现在他正躺在南林地使命教堂附近的一家医院里,手术室里禁用手机的规定让他在长达四分钟的瓦伦丁节的愤怒狂欢里毫发无伤。目前看来,哈利的状况十分稳定,除了脑袋上的小小枪伤,一切好得不能再好。

    这个幸运的混蛋。

    艾格西未经同意就跟着梅林上了飞机,但没人为此阻拦他。

    “我需要睡一觉。”珉恩呻吟了一声,摘下眼镜用双手揉搓着脸颊。她满怀歉意地看向洛克希:“对不起,我本该先给你解释一遍关于任务的规定要求,但我现在累得都快站不住了……”她一摇三晃地走到角落的沙发那儿扑了上去,“我打个盹儿就好。”

    “这事可以明天再说,”阿拉斯蒂尔应道,“我们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哦天呐,你真是个好人。”珉恩把脸深深埋进了靠垫,“我之前居然还说自己对你恨之入骨……真对不起啊,我决定收回那些话。”

    “最好不要。你现在困过头了,等清醒后你一定会后悔的。”阿拉斯蒂尔体贴地关了灯,示意洛克希跟他一起离开房间。

    “我挺喜欢她的。”洛克希说。她浑身酸软无力,只想一头栽倒在地上好好睡一觉。

    “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内勤。”阿拉斯蒂尔说道,又停顿了一下。他转头看着洛克希,双唇抿紧到几乎发白:“洛克希,你回来之前我联系上了你的家人。”

    洛克希全身的酸痛顷刻如潮水般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几乎无法动弹的紧绷:“发生了什么?”

    “你父母一切安好,埃德蒙也没有受伤。”但这并不是全部,还有些事情藏在阿拉斯蒂尔话语间含糊的空白处,藏在他紧抿的唇线之间。洛克希预感到自己不想知道,却又不得不知道。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洛克希坚持问道。阿拉斯蒂尔移开视线,不得不照实回答了她。

-

    阿拉斯蒂尔开车将她送到了伦敦大学学院医院,一路陪着她走向那扇紧闭的病房门。楼道间填满了伤患,四处吵闹忙乱得不可开交。她推开门,突然间一切嘈杂轰鸣都向后飞速退去。

    洛克希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耳边只剩下仪器的嘀嘀声。尽管阿拉斯蒂尔正站在她身后,洛克希却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片苍白的孤独:她的父亲、母亲和哥哥三人正坐在陪护椅上,关切地挤在病床边围着她的嫂子艾琳·莫顿。眼前的画面温柔得让她不忍心打扰。

    埃德蒙的指关节上尽是青红交错的擦伤,正如艾琳脸颊上的青肿,和她浑身上下遭受的殴打折磨。

    “洛克希……”她母亲唤了她的名字,泪水沾湿的双颊疲态尽显,看上去比洛克希记忆中苍老许多。她的父亲也抵抗不住衰老的侵蚀,变得瘦削憔悴,坐下时会不自觉地驼背弯腰,与当年那个可以让她为了他的一声赞许而费尽心力的男人已经没有半分相似了。

    “我回来了。”洛克希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像个入侵者。

    埃德蒙抬起头看向她,眼中满是悲伤。他向洛克希伸出手。

    洛克希想起了那在地上摔得粉碎的马克杯,那迟迟犹豫最终未能扣下的扳机,那需要先交托自己才能赢得的信任。

    洛克希从未如此希望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她上前一步,紧紧拥住了她眼圈红肿的哥哥,轻声在他耳边说:“对不起,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

    洛克希告诉家人自己现在在一个难民救助中心当志愿者,担任着这个组织和一家裁缝店之间的联络人,负责裁缝店的一些慈善活动,正是其中一名难民告诉了她瓦伦丁手机卡里的阴谋——这个新身份是她刚从帕西瓦尔那儿拿到的,珉恩及时帮她编造了足够经得起推敲的经历,这让她万分感激。

    她知道自己在家人面前也许再也逃不开谎言编织的一生,但她没有遗憾。他们本就不是个完美的模范家庭,有着太多糟糕的陈年旧事。

    但是至少,现在他们还有彼此,至少他们还能尝试着去弥补之前的过失。

-

    梅林和艾格西带回了哈利·哈特,男人情况不算糟糕,只是又一次陷入了深度昏迷。Kingsman的医疗队伍检查哈利的身体状况时艾格西只能无措地在休息室静静等待,洛克希伴在他身旁,脑海中萦绕许久的疑问几乎要一涌而出。她想问艾格西,爱自己的家人到可以为他们放弃一切是什么感觉?把自己的爱交给一个总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男人又是什么感觉?

    又或者,在被人狠狠伤害后依然选择深爱他们,是怎样一种感觉?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而是取而代之轻声说道:“艾格西,我本来要当姑姑了,”她多么希望自己当初能多一点宽容谅解,多一点信任可靠,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同……“而我哥本可以成为一位骄傲的父亲。”洛克希说道,眼泪克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艾格西叹了口气,伸手紧紧抱住洛克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把她裹进怀里。

    “他们根本不需要我。”洛克希使劲忍住抽泣,“我真的,真的想要做个被需要的人但他们从来不——直到那天,就那么一次,可我却搞砸了这唯一一次……”

    凌乱的话语中夹杂着抑止不住的抽噎,整整二十二年的绝望愤怒和痛苦无助随着她内心不能自已的悲伤汹涌而出。艾格西没有打断她,一次都没有。他的脸颊紧紧挨着洛克希的头顶,手掌轻抚她的后颈,安静聆听着女孩的每一句话。她说,没有人真心需要我。她说,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永远不会是最好的那个。她说,你不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他们。

    她还说:但我从不知道,我终于被他们需要的那刻,竟会是如此糟糕。她感受不到一丝被需要的快乐,因为她的哥哥正经历着他人生中最痛苦的波折。

    “而且我们也永远无法融合成一个真正的家。”洛克希的眼泪打湿了袖口,留下一片深色的斑驳,“我们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就算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她小小地抽泣了一声,“但我竟然没感到太失望难过,这是不是很糟糕?”

    艾格西挪了挪身子背靠扶手,调整姿势让两人躺卧在沙发上,洛克希半倚在他怀里。他叹了口气,伸手环住挚友,手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洛克希,你知道吗?我妈妈不是个完美的人。她也会犯错,有时候她会做出烂得不能再烂的决定。我也曾因此对她生气冲她大喊大叫。”他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绷紧,又在感受到洛克希身上的暖意时稍稍放松,似乎承认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她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母亲,我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儿子。我们有过很糟糕的相处经历。但是我爱她,洛克希;而且就算是在那些糟糕透顶的日子里,我也总能知道她很爱我。所以,嗯……”艾格西呻吟了一声,“操,我只是想说,家庭这东西太他妈复杂了。你恨他们,这并没有什么;你不想当个完美的乖女儿,或者想要他们好好注意到你,这并不算过分;而你关心他们,这完全是人之常情!真的,洛克希,这一切再他妈正常不过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颤抖着将它呼了出来。痛苦的紧绷消散了,同时淡去的还有那些曾经在她脑海中经年累月无法停歇的不安回响。

    “谢谢你,我感觉好些了。”她终于轻声说道。

-

tbc...

评论(5)
热度(32)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