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5/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最近要搞毕业论文有点忙,更一发以示仍在挣扎,绝不会坑。以及对于同我一样喜爱Roxy喜欢这文的大家,我充满爱意 >333<)


-

    洛克希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终于觉得自己的胃口回来了,而直到第三天她才被允许离开病房。这段时间里梅林时常来探望她,艾格西则挤出每一分空闲时间陪伴在她身边。有时洛克希甚至怀疑自己何德何能,才值得挚友这样诚挚的付出。

    回到熟悉的宿舍,洛克西一如既往地忽略了迪格比含沙射影的暗示,鄙夷女性生来脆弱不堪。艾格西给她的生命带来了几乎从未有过的美好。不管结局如何,不论谁最后当上兰斯洛特,她只希望那时候的艾格西与她友情依旧。

-

    现在看来,恐怕艾格西可以称得上是她一辈子的至交好友了,因为他俩的友情眼看就要维持到两人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从万尺高空坠下,在紧拥彼此栽向地面的同时绝望地祈祷着唯一的降落伞还能奏效。赞美同生共死,如今他们之间可不是一般的情份。

    现在洛克西正待在宿舍里,在无数次失败后终于成功将堵在喉间的颤抖的惊声尖叫吞咽回去。然后艾格西回来了。对于一个十分钟前正处于爆发边缘的行走炸药来说,他看上去有些过于欢欣愉悦。

    “梅林也不是那么混蛋嘛。”艾格西想起什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脸坏笑,“不过看上去我们的查理刚刚失去了两个朋友呢。”

    洛克希陷入深思。眼下只剩下三名训练生,洛克希十分确信查理将会是下一个离开的人——或者至少,这是她所期望的。

    然后她将会和她最好的朋友争夺兰斯洛特之位。

    并不是她会对此有所保留。艾格西的确很有保护欲,但他的好胜心更胜一筹。洛克希从未有过如此乐趣与人抢占上风,不得不说,艾格西是一个难得的对手。如果最终艾格西胜过了她,他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兰斯洛特。但好胜如洛克希并不打算将这个代号拱手让人,她有必胜的决心,不管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不过,能有选择的余地总是好的。那天洛克希终于敲开梅林办公室的门,带着一肚子疑问走了进去。

    “先生,我想知道万一最终被淘汰没成为骑士,Kingsman会给训练生安排其他的职位吗?”她仔细一看,才发现梅林正跪在地上擦拭地板。“出了什么事吗先生?”

    梅林抱怨道:“这得怪那该死的跳伞训练……我不小心把咖啡洒了。”

    “原来您也在替我们担心?”洛克希指指深色液体中格外醒目的白色马克杯碎片笑道,“但您也说了,我们创造了新纪录。”

    “我本以为为了这个记录我可能得把你们俩从草坪上铲出来……”梅林擦净最后一点咖啡的污迹,回身注视着她,“所以为什么突然问起了别的职位?你害怕了,想找条退路?”

    “只是想知道,我是否有机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和艾格西成为同事。”洛克希的思绪依旧缠绕在马克杯参差的缺口上,想着他们经验丰富而向来镇定自若的大魔法师梅林失手摔了最爱的杯子,仅仅因为他在担忧艾格西和她正失控冲向迫近的死亡。

    正如艾格西浑身充满着母性的保护欲,梅林内心的关切爱护并不少于他,只是他父亲式的本性将之藏得更深,一如沉静的暗流。

    梅林的确关心他们。艾格西说得对,梅林才没有那么混蛋呢。

-

    当洛克希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铁轨上时,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愚蠢的陷阱,梅林一定会对我失望的

    第二个念头是,艾格西

    第三个念头——随着火车呼啸着逼近,愤怒伴着脉搏吞噬她的四肢百骸;她绝望地挣扎着想要摆脱紧紧绑缚的绳索,尖叫着将怒火掷向那个一刻不停地逼问着阿拉斯蒂尔真实身份的男人——她想,但愿阿拉斯蒂尔不会为我的死而饱受内心的折磨

-

    然后她看见阿拉斯蒂尔好端端地出现在她眼前,向她微笑,就好像他早已预料到她会表现出色。她想,操他的混蛋

-

    在阿拉斯蒂尔家的二十四小时里,洛克希几乎问遍了除了最后测验的内容之外的所有关于Kingsman的细枝末节,而阿拉斯蒂尔尽己所能地给了她回答。

    阿拉斯蒂尔的祖父是Kingsman的创始人之一,在一战结束后创立了这个机构。而阿拉斯蒂尔的父亲是前任帕西瓦尔,在察觉到帕金森病魔从他体内悄悄抬头的那刻起就决心推举他当时十八岁的儿子为下任帕西瓦尔的候选人。阿拉斯蒂尔最终成功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为组织里最年轻的骑士。而不久之后,他又迎来了新任兰斯洛特的选拔。

    艾格西的父亲去世后——尽管艾格西曾有那么两三次对她提及过他父亲的死,但这个话题依旧让洛克希揪心——詹姆斯·斯宾塞继承了兰斯洛特的称号。他比帕西瓦尔年长几岁,但却是唯一一个和阿拉斯蒂尔年纪相仿的特工,不得不承认,他们关系相当亲密。

    “所以你们是好朋友。”洛克希揣摩着问道。她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否不仅止于朋友,但即便是此时此刻,在前任兰斯洛特死后的第六个月,向阿拉斯蒂尔寻求这个答案看上去依旧为时过早。她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忍心去问他。

    “他是挺烦人的,”阿拉斯蒂尔的回应模棱两可,“不过他是位优秀的特工,也算是个不错的酒友。”

    前任兰斯洛特看上去是个全然的乐天派。他擅长近身搏击,对于追踪罪犯也很有一手。“但他的卧底技术糟糕透了,”阿拉斯蒂尔低喃着抱怨,卧底是他的强项,“简直和加拉哈德如出一辙,总是很快就耐心尽失,然后暴露身份任意妄为。”

    加拉哈德,艾格西的推荐人,艾格西为他神魂颠倒,而那个男人看向艾格西的眼神就如看着一生挚爱。洛克希忍不住问道:“加拉哈德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感谢语言神经学,她把话题引向了加拉哈德,然后是亚瑟,还有其他现任骑士。阿拉斯蒂尔告诉她加拉哈德是Kingsman依旧活跃的外勤中最年长的一位,也最精于枪法,温和外表下藏着狼性的狠厉;凯和贝德维尔可能不会太欢迎一位女骑士(Kingsman的上一位女骑士是前任崔斯坦),而亚瑟绝对是个厌恶女性的混蛋,不过他所谓的“教养”让他至少不会在洛克希面前表现出来。

    (说到亚瑟时阿拉斯蒂尔有一丝咬牙切齿。看来他并不怎么欣赏他的上司。)

    她还得知前任兰斯洛特的通讯官会继续负责新任兰斯洛特。看上去,Kingsman的确很重视那些所谓的“一脉相承”。

    “你们会相处愉快的,”阿拉斯蒂尔十分肯定,“否则你绝对会死在任务里。”

    原来阿拉斯蒂尔的母亲是他父亲的通讯官,后来与得了帕金森病的丈夫一同退休,照顾他直到十年前他离开人世。“于你而言这完全称得上是一份家族事业,不是吗?”洛克希惊叹,“要是你有孩子,你就可以延续这份传统了。”

    “我的确已经继承了这份传统。”阿拉斯蒂尔语气柔和平静,嘴角微微翘起,“你要知道,洛克希,你是我从未有幸有过的侄女啊。”

-

    二十四小时的共处将近尾声,她与阿拉斯蒂尔在萨维尔街的裁缝店前再次告别。洛克希回了总部,阿拉斯蒂尔则去了比利时的某个偏僻小镇,继续他作为帕西瓦尔的使命。

    “这是你离开这儿的最后机会了,”阿拉斯蒂尔说,“仔细决定。”

    洛克希微笑着祝他旅途顺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进店里。

-

    梅林递给她一把枪,命令道:“开枪把狗打死。”

    梅蕾狄斯垂着舌头抬头看着她,顺从地蹲坐在地面的塑料布上。这样易于清理,洛克希突然想到,然后她不忍心再想下去。

-

    事实是,就算她已经尽己所能地从阿拉斯蒂尔口中撬出了好些关于Kingsman和它的员工的事,她依旧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应该信任这个机构,相信他们能够在她被蒙住双眼无法视物时,给她恰当的指令,引领她完成任务。阿拉斯蒂尔安慰她这样的信任需要时间,需要在一次次任务中不断再评估,直到最后将自己的信任完全交托。但洛克希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到这一点。

    但是梅林,阿拉斯蒂尔强调过,不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地信任他们的军需官。

    对于洛克希而言,她对于Kingsman的了解还远远不够,远远不足以将自己的性命和信任交付到那些人的手中。但她了解梅林。她知道他从不容忍偏见盲从和胡扯胡闹,也不会轻易粉饰太平;但同时他也不吝惜恰到好处的赞许,会趁无人注意时露出那种温暖迷人的笑容。她知道梅林也会纵声大笑,知道他探试她的体温时手掌轻柔温暖,知道冷静自持的他会为训练生迫在眉睫的危机而惊慌到打翻马克杯。

    洛克希对Kingsman并没有多少信心,但她知道梅林在绝大多数方面牢牢掌控着这个组织的运作。而且她完全赞同阿拉斯蒂尔的看法:如果是梅林在她耳边,告诉她将枪口指向哪儿、何时扣动扳机,她不会对他的命令有丝毫质疑。她知道梅林不会让她后悔失望。

    这是她的决定。她可以选择相信梅林,将自己的余生交付给Kingsman,或是干脆地转身离开。

-

    下定决心,然后扣下扳机。

-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刻,洛克希回忆起那天阿拉斯蒂尔穿着Kingsman标准防弹西装让她朝他开枪。她会后知后觉自己本该有所预料。

    而眼前,她只能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任凭枪声在耳廓轰鸣回荡,扣在扳机上的指尖微微发抖,然后双膝一沉扑倒在地上。她张开双臂,把脸埋进眼前温暖柔软的毛发中,声音不稳到近乎破碎:“乖孩子,梅丽……乖孩子。”

    谢天谢地艾格西错过了这一幕,否则他一定会嘲笑洛克希最终还是没忍住,也同和他一样把梅蕾狄斯唤作梅丽——

    “艾格西,”洛克希倒吸了一口气,抬头盯着梅林,“他怎么样了?”

-

    艾格西走了,他抱走了JB,却没留下一声再见。这不该像是一记耳光,但它确实是的。因为这表明艾格西也做出了他的选择:他拒绝开枪,而洛克希冷血地打死了自己的狗。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但艾格西不会是那样的人,洛克西一边翻来覆去地安慰自己,一边打包私人物品搬往属于骑士的办公间。艾格西他忠诚,宽容,就算他有时候会犯蠢,但这就是艾格西——洛克希有生以来的最好的朋友。她得相信,这六个月的深厚友谊,不会因为这一枪就毁于一旦。

    她拨了艾格西的号码,直勾勾地盯着屏幕,满怀期待。艾格西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他的Kingsman手机——和一辆Kingsman出租车,看在上帝的份上。洛克希以为只要她拨出那个号码,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接起电话,甚至毫不犹豫地答应与她见面。但她从未想过艾格西会拒绝她,甚至没给她一个接通电话的机会,只是任凭她沉入绝望的深海。

    这一定是有原因的,洛克希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艾格西不是这样的人。但这阻止不了冰凉的恐慌开始啃噬她的双脚,她害怕被抛弃被拒绝,更害怕不再有艾格西的陪伴。

-

    再次与艾格西相见时洛克希的不安都快溢出来了,她并不那么脆弱的神经依旧在为梅林带来的消息感到深深震撼:一,加拉哈德死了;二,亚瑟也死了。女孩稳稳地举枪瞄准昔日好友,带着专业的冷静,内心却在祈求艾格西不要误会,她没有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生气。

    “难道我们不该先向其他骑士发送求助信号吗?”洛克希喊道。他们正带着梅林从实验室拖出来的一大袋奇妙的装备冲向飞机。今天的总部比平日空了些许,所以他们没遇上什么人,除了两三个惊讶地瞪着他们匆匆跑过的技术人员。

    “要是亚瑟还策反了其他人,这必定会打草惊蛇,让瓦伦丁有所准备。而现在,任何可能加速倒计时的举动我们都承担不起。”他们只剩下五个半小时的时间,一切争分夺秒,“就算我们搞清楚了谁没被策反,也没有任何一名骑士能在时限前赶到西伯利亚——况且只有我们拿到了瓦伦丁的邀请。”梅林指尖轻叩着死去的亚瑟的手机屏幕,补充道。

    “要是我们失败了……”洛克希想到阿拉斯蒂尔还留在比利时,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艾格西牙关紧咬,双颊燃烧着愤怒的薄红。他们已经付出了太高的代价,枪口溅血,骑士陨落。“他们会死于瓦伦丁的伏击的。”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全力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梅林已经做好起飞升空的准备,“我有个计划,仔细听好了……”

-

    洛克希成功把自己绑上了气球,正准备硬着头皮去把那颗该死的卫星打下来。这时艾格西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我很抱歉……”

    “别道歉,”洛克希低声说道,“我才是那个对自己的狗开枪的混蛋。”

    “我从没因为这事责怪过你,真的。”艾格西紧紧抱住了她,“我真是蠢透了,根本没考虑过你的感受,至少也该在走前给你道声恭喜……”

    “可是平心而论,当时如果是亚瑟让我朝狗开枪,我也不会为他扣下扳机。”洛克希真心地承认道。

    艾格西将她搂得更紧了,“这次回去后,我得请你一杯酒。”

    他们还是朋友。谢天谢地。

    “说话算话,我记着呢。”洛克希嘴上应着,又偷偷允许自己在挚友怀中多停留了一秒。

-

    等洛克西终于重新找回自己的呼吸,并能成功像个正常人一样坐起身之后,她一边注意着通讯器中艾格西一路向飞机拔足狂奔,一边开始拨通她父母的电话。她本想先打给阿拉斯蒂尔,但梅林已经派足够可靠的Kingsman员工来负责组织内部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并将未被策反的骑士们带回安全地带——而与此同时大魔法师还要想尽办法阻止全球大危机的再次发生。

    电话响到第二声时被接通了,她母亲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洛克希?”

    瓦伦丁没有给她们留出寒暄客套的时间。“妈,接下来的事,我需要你完全照我说的来做。”

-

    尽管犹豫,她的父母依然愿意在接下来的几小时里给她一点纵容。她父母并不使用瓦伦丁的手机卡,所以洛克希让他们接下来保持开机,同时要求家里的雇工们关掉手机——这是重中之重,她几次三番地强调。此外她还让父母封锁整个屋子,一天都不要出门。

    “埃德蒙在哪儿?”洛克西问道。耳边梅林正告诉艾格西他还得回去一趟。

    “他和艾琳在外面,现在可能在Harrods百货那儿。”听到这,洛克希的心一沉。

    “给艾琳打电话,让他们现在就离开公共场所……”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艾格西已经又一次冲进了枪林弹雨,“我这就给埃德蒙打电话。”

    她拨通了埃德蒙的电话,在每一秒等待、每一声枪响中心急如焚。新卫星链接完成进度达到百分之二十时电话终于被接起了:“喂?洛克希?”

    “埃德蒙,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有点突然,但我需要你马上离开人群,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现在,马上!”已经没有足够时间让他可以在链接完成之前回到家了,“去最近的洗手间!”

    “这他妈算什么!洛克希,这整整一年来你给我打的第一个电话,居然只是为了叫我去趟洗手间?”埃德蒙的语气从不可置信升级到出离愤怒:“而因为你的欧洲游,连我的婚礼都盼不来你大驾光临——”

    “我知道,我很抱歉……但是埃德蒙,这回你一定要听我说——”

    “——我知道你恨我,是我活该,但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尝试着补偿你——”

    “——你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照我说的做好吗,求你了——”

    “——况且你根本不关心自己就要做姑姑了,我怎么会以为你会关心这个呢?听着,哪怕你能回次家,就一次,让我跟你好好谈谈,行吗?操,我等下再打给你。”

    埃德蒙挂断了电话。

    “等等!”洛克希嘶声制止但无济于事。她砸下重拨键,却被转到了语音邮箱。“不,不要!”她正打算再试一次,艾格西的声音出现在通讯器,气喘吁吁,急切又挫败。

    “洛克希,帮我一个忙。”

-

    她不知道艾格西的妈妈和妹妹是否安好,不知道埃德蒙和艾琳怎么样了,也不知道阿拉斯蒂尔的情况如何。

    她对一切一无所知,除了他们终于拯救了全世界,让好些重要人物的脑花炸溅一地。除了梅林很是为他们骄傲。还除了,他们的确拯救了全世界,但最终没能拯救这个世界中的每一条生命。

    艾格西糟透了,他浑身颤抖,站立不稳,淤伤青肿,西装被溅上斑点血迹,看上去简直是那个曾经坐上加拉哈德之位的男人的翻版。

    洛克希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们在飞机座位上紧挨着缩成一团,洛克希几乎半窝在艾格西身上,两人推挤着相拥,在彼此的怀抱中假装忘记了外面的世界。

-

tbc


评论(5)
热度(45)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