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4/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他们并没有被禁止与家人联络。训练期间每个人都拿到了一部Kingsman专用手机,而他们自己的手机则都上交了。很显然,他们所有的通话都会受到监听。

    艾格西每周给他妈妈打两次电话,在她面前扯谎扯得天花乱坠。他说自己在城外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实习,甚至把洛克希当做实习组内的同期生介绍给他妈妈,好让洛克希安慰那个可怜的女人不必担心,并向她保证艾格西没惹上什么麻烦。

    “如果你在训练中一个不小心死掉了而你妈妈为此追杀我,我一定会把你从地狱里扯出来再狠狠凌迟你一次。”洛克希保证。

    “从地狱?洛克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通广大了呀?”艾格西咧着嘴笑起来。他的笑容不再那么僵硬,但洛克希知道他依旧在担忧着什么。他会时不时地消失那么一两个小时,又带着一股医院的消毒水味出现。

    “我赌梅林可以。”洛克希说。艾格西打了个颤,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赞同。

    洛克希极少给家里打电话,就算有也是每月一次潦草敷衍的例行公事(“嗨,我很好,你们怎么样?好,过段日子我会再给你们打电话的。”),很少能与她父母讲上十分钟。她总是趁自己一个人时才打电话回家,只有梅蕾狄斯蜷在她的脚边陪着她。

    然后母亲的话让她一瞬间措手不及:“埃德蒙的婚礼会在三周后举行。”

-

    “梅林不会介意重新安排你的考试时间的。”阿拉斯蒂尔说道。他刚刚完成某个任务回到总部,任务内容保密所以洛克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阿拉斯蒂尔受了伤。他走路有点跛,从他捂着自己身侧的动作来看,还可能有些轻微的肋骨骨裂。“他比你以为的要体贴很多。”

    “但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是吗?”洛克希扭过头重新盯着眼前的地面,尽管已经开始发抖,她又咬牙多做了一个俯卧撑。“总有些东西需要被放弃。”

    阿拉斯蒂尔叹了口气,但他没有反驳。“我会代为向你的家人传达你的问候的。”他终于说。

-

    婚礼那天,洛克希接到她哥哥的一条短信,只有短短一行,希望你在这里

    她回道,我很抱歉,恭喜你,埃德蒙。洛克希没有说我也希望我能去,她已经对他们说了足够多的谎言,再多一句都难以承受。

-

    他们的训练越来越难,洛克希过往的经验已经不足以让她轻松领先其他训练生。她艰难地通过了高级障碍训练(艾格西和查理在争夺这门课的第一名),至于高级近身搏击,她一直是前三。每个早上醒来时,洛克希都觉得浑身酸痛,瘀伤青肿。这似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有一回,他们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学习各种抵抗严刑拷问并转移话题的技巧方法。

    从第四天起,所有人被各自分开关进了审讯室里,一关就是三天,每一天的审问都比之前更步步紧逼。这并不算是真正的严刑折磨——那可比这吓人多了——但缺乏睡眠、忍饥挨饿,还要被从没见过的人一会儿下重手扇耳光一会儿甜言蜜语好言相劝,这让洛克希的神经濒临崩溃。

    “接下来我要掰断你的一根手指。”那个已经连续折磨了洛克希整整三天的年轻男人面无表情地说。“不管怎么说,你得习惯这个。不过别担心,你很快就能恢复如初的。”

    洛克希知道自己不会死,毕竟这只是一次训练,但她不知道Kingsman对于这样较轻微的损伤是怎么规定的,比如是否可以实施关节脱位、骨折骨裂这些最终可以痊愈的伤害。可能那个男人完全可以折断她的十根手指,而他所做的不过是依照标准程序,完成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任务。这当然是非法的不道德的聘用流程——但是,该死的,阿米莉娅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而Kingsman是个高度独立的机构,并不受法律或者更高权威机关的制约。

    他们甚至可以现在就杀了洛克希,而她的父母将对此一无所知。

    那个男人抓着她左手的中指向后折去。洛克希被绑在椅子上,她没有挣扎,一动不动地强压下内心的恐惧,默默在心里开始用德语记数。

    在她数到八时,她的手指被放开了,男人给她的双手松了绑。“你做得很好,恭喜你顺利通过了反审讯技巧考试。梅林会在医务室给你做个健康检查,确保你没有受伤。”

    洛克希摩擦着皮肤上留下的红痕,颤抖着呼出了一口气。

    “我很抱歉。”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她脚踝上的绳扣。

    她对他竖了竖那根饱受折磨现在还酸软着的中指,男人大笑起来,扶着她走出房间。

-

    “如果Kingsman是一个高度独立的机构,这是否意味着没人需要为他们的决定负责?”洛克希问道。她掀起衬衣,好让梅林检查那些瘀伤是否仅是皮肉伤害而不至于伤及内里。“如果不需被问责,那么它就极有可能被腐败侵蚀变质,不是吗?”

    梅林低笑了一声,示意她可以放下衬衣了。“可以这么说,尽管对于几乎每一个不向大众公开内部运作情况的组织来说都是这样,但至少我们不需要应付那些繁杂冗余的官僚机构。”他看着洛克希手腕上的红痕皱了皱眉,转身打开了小药柜。“有时候,官僚机构恰恰会成为腐败的主要因素。”

    “但是,”洛克希接过梅林递来的药膏涂抹在红肿的皮肤上,“如果你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那你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决策是否正确?”

    “如果你想质疑的是我们组织的正义性,那我给不了你什么更好的回答。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历史记录,但这并不能排除未来出现腐败的可能性。”梅林示意她卷起袖子,拿出一支空注射器,“你可以选择相信Kingsman,也可以不这么做。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训练期都长得要命。”

    “难道不是因为你想更仔细地评估每一个人?”洛克希看着梅林抽了一管血。

    “也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把接下来的人生交托给这个组织之前也能仔细评估它。”梅林语气轻巧地说道,仿佛这是理所当然。“你总要学会信任我们,否则你根本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

    洛克希低头琢磨了一下他的话,然后从床边站起来:“可是这多么可笑,你怎么会期待我能够在不被允许接触其中一半员工的情况下,对一个组织作出评估呢?”

    梅林勾了勾嘴角。“这也许说明你应该从信任你身边的人做起。”

-

    显然,纳撒尼尔没能通过反审讯测试,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这显然让洛克希松了口气:至少,不是每个人都会落得阿米丽娅那般结局。如今他们房间里又多了一张空床铺。

    “你看起来糟透了。”艾格西看向她,JB惬意地窝在他胸口。对于一个和洛克希一样受了三天严刑折磨的人来说,他有点过于轻松快活了——事实上,艾格西是房间里唯一一个还能直起身坐着的人,雨果正裹着被子蜷在床上,连查理也在小声呻吟,一边抱怨一边把自己摊成一个“大”字。

    “闭上你的嘴,”洛克希说,“混蛋,你怎么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我有过更糟糕的经历。”艾格西耸了耸肩。洛克希想到他曾经的家庭生活,也许她应该给他一个拥抱——但她决定再等一会儿,待她不再每时每刻都感到自己马上要昏倒在地一命呜呼后再说。

    她和梅蕾狄斯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一直形影不离,从未离开彼此超过半小时,更别提像这次这么久了。梅蕾狄斯摇晃着它的尾巴,绕着洛克希打转。洛克希开心地弯腰抱起它——她的背在死命地尖叫抗议——然后瘫倒在自己的床上,将小狗搂在胸前。她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不用担心被冷水泼醒。极度的疲惫渗透在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里,拉拽着她的意识不断下沉。她对着艾格西喃喃,“要是我死了,梅蕾狄斯就归你了。你最好祈祷自己顺利成为兰斯洛特,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但我觉得梅丽是不会喜欢被除你之外的任何人照顾的。”艾格西答道。梅蕾狄斯恰恰选在这时舔了舔她的下巴。洛克希的心瞬间融化了,虽然她坚持告诉自己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

    没有什么比语言神经学训练更可怕了。他们学完了理论、场景和一些技巧,互相间短暂地一对一练习了一下(雨果、艾格西和她一组,因为他们总共有奇数个人),然后学了该怎么根据目标作出调整、即兴发挥。

    现在,他们需要把学习成果用在梅林身上。

    “他都跟我爸一个年纪了!”皮尔斯焦虑得像是想在地上开个口子钻进去。

    迪格比一直是个恐同的混蛋,他现在正在一旁怒不可遏地骂骂咧咧,但这次卢夫斯和查理没有理他。雨果是个无性恋,这下他看上去胸有成竹。不过艾格西看上去也有些过于跃跃欲试。

    “这一定很有趣!”他甚至期待地踮着脚蹦跳了几下。 

    “这一定会是场灾难。”洛克希有气无力地说。

-

    最终他们都华丽丽地失败了。

    洛克希简直想要将这一整天的记忆通通抹去,除了关于梅林的那部分——梅林竟然笑了,他的笑容温暖,满是愉悦。接着他对洛克希说,我觉得你还可以做得更好

    谁知道呢?梅林笑起来的时候竟格外迷人。

-

    洛克希很生气。她最近两次的语言神经学测试得分特别低,而下周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色诱任务在等着她。那天她正在休息室里学习,艾格西突然闯了进来,身后JB使劲迈开小短腿紧跟着他。

    “怎么……”洛克希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艾格西紧紧抱住了。

    “他醒了!”艾格西说,他浑身都在激动地颤抖。

    “哦……”一秒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噢!你已经见到他了吗?他还好吗?”

    艾格西大笑着将她抱得更紧了。“他很好,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去看他。他得先做个检查,到时候梅林会叫我的。”他颤抖着呼出一口气,眼角泪光闪烁,“感谢该死的上帝,他很好。”

    两人在休息室待着,洛克希看书的时候艾格西就凑过头来插科打诨,仿佛经验丰富地指导她该怎么搭讪陌生人。片刻后艾格西的手机响了,他的嘴越咧越开,笑容灿烂得如同漫长雨季后第一次冒出头来的小太阳。紧接着艾格西就蹿出门去,只来得及给洛克希丢下一句短短的抱歉。

    她这才发觉,艾格西和他的推荐人的关系也许与她和阿拉斯蒂尔的并不那么相似。

-

    艾格西的好心情相当具有感染力。洛克希不知道他去看望他的推荐人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但那足以让艾格西一整个星期都斗志昂扬。卢夫斯的嬉笑怒骂没能激起艾格西一丁点儿反应就被轻轻抖落,就连查理的冷嘲热讽也没能破坏他的好心情。三人组的失利奇迹般地令洛克希心情大好。她在这次色诱任务中挤入前三,艾格西凭着一股冲劲拿了第二,雨果排在第一。

    就连梅林脸上的冷毅线条也柔和了很多。也许是因为艾格西,或是因为那名特工迟来的苏醒,又或者他与梅林是交心的好友——总之,军需官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

-

    洛克希的母亲告诉她埃德蒙的妻子已经怀孕一月有余,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家。

    而洛克希只是一如既往地敷衍着:很快,也许下个月,还需要一点时间

-

    梅林给了训练生们一份惊喜的大礼:他出其不意地把他们分别丢去了不知哪个国家的不知哪处荒郊野外,告诉他们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返回总部,没能在时限内完成任务就直接回家。

    至于洛克希,她只穿了件底裤,手边只有一部Kingsman给的手机。呵,真是锦上添花。

    她马上给艾格西打了个电话——鉴于她正处于眼下这种操蛋的处境,所以,为什么不呢?电话好一会儿才被手忙脚乱地接通,洛克希说:“嘿,我猜我可能在德国。”

    “操他的,我快冻死了!我想我可能在——这他妈是丹麦吧!”

    “祝你好运。”洛克希深表同情。她正在脑中罗列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长途跋涉回英格兰所需的物品清单,显然衣物是首要的。

    “你也是。”艾格西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头顶星辰闪烁,天气有点凉但不算寒冷,而且她还看得懂路标。阿拉斯蒂尔并没有训练她做一个环游世界的背包客,但她已为此做足准备,一如往常。

-

    洛克希是最早回到总部的,艾格西是第三个,只比查理慢一刻钟。他浑身脏兮兮的,只想好好洗个澡。

    “你看起来糟透了。”洛克希一边挠着梅蕾狄斯耳后,一边欢快地向他打招呼。

    “闭嘴。我差点就被抓进局子了。两次。”艾格西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漂亮的脸蛋皱成了JB似的一团。“操,你是怎么做到的?两小时前你就发消息说自己到了。”

    这次终于轮到洛克希一脸得意地笑道:“我也有过更糟糕的经历。”

    艾格西洗完澡不久后迪格比回来了,雨果紧随其后,受了点伤不过一切还好。卢夫斯在倒数第四分钟时带着只乌青的眼圈狼狈地进了门,混蛋三人组居然都成功归来了,不得不说这挺让人扫兴的。

    皮尔斯被淘汰了,他没能成功走出西班牙。现在只剩下六个人竞争兰斯洛特之位了。

-

    尽管艾格西才是那个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一路偷偷摸摸潜回英格兰的人,但最终得了流感的却是洛克希。

    她本该对此有许多抱怨,但她正忙着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极力克制自己不要一开口就吐得一塌糊涂。所以现在,她只能一言不发地瞪着艾格西,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灌水好让肿胀的喉咙不那么疼得像吞了玻璃渣。

    “你需要躺下好好休息,”艾格西的与生俱来的母性光辉似乎被点亮了,“什么都别操心,就给我乖乖在床上躺着就行。”

    “我不想回家。”洛克希觉得自己一定是烧糊涂了,否则怎么会不由自主就把那些藏得最深的想法在艾格西面前吐得一干二净?“我讨厌那个家,那里没人真心喜欢我……我就不应该出现在那儿。”艾格西将手指放在嘴唇上,诱哄她安静下来,然后将一只微凉的手掌贴上她的前额。洛克希还在小声呢喃:“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再成为那个多余的人……”

    “梅林不会只因为你生了个病就让你回家的,”艾格西安慰道,“如果他真这么做了,我一定会帮你吵赢他的,你不用担心,知道了吗?你浑身烧得厉害。现在可以站得起来跟我去——”

-

    洛克希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梅蕾狄斯趴在一旁的椅子上睡得正香。她的思绪模糊不清,像是有人往她脑子里塞了一大团棉絮。于是她只是静静地蜷在毯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狗。

    “你刚刚昏过去了,”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裹着抑扬顿挫的苏格兰腔调,“艾格西本想留下,但他还有训练要完成。他很快就会回来。”声音停顿了一下,“他还拜托我一定要告诉你,我不会因为这事而淘汰你。”

    梅林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他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担忧。

    “你刚刚烧到了39.4度。相信我,如果你是我们的特工我一定会命令你好好躺在床上休息,而不是任由你拖着这样虚弱的身体冲进枪林弹雨。上个月查理犯了胃病我也没把他淘汰出去;所以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因为区区一个肺炎就把你送回家呢?”梅林帮她掖了掖毯子,“等康复之后,我会给你安排补上之前落下的全部课程。在此之前,你只需安心养病,不用考虑其他。”

    洛克希突然放下心来,像是在她胸腔上缠绕收紧的铁箍突然崩裂断开,新鲜空气重新灌满她的肺叶。她带着宽慰沉入深眠,感觉着修长的手指带着暖意覆在她的额上,轻轻梳过她的头发,安枕无梦。

-

tbc...


评论(16)
热度(41)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