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3/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然而现在只剩下艾格西能够在她尝试扭断卢夫斯的脖子时拦住她了。阿米莉娅死了,尸体装在袋子里被运走。洛克希不知道袋子上写着谁的联系方式,但不管是谁,是她的父母或是兄弟姐妹,都只能收到一个袋子,里头装着她冰冷的身体,连一句解释都欠奉。

    “你还好吗?”艾格西压低嗓音问道。这只是第一个早上,他们才叠好被子,而洛克希已经开始希望不要再出现下一具尸体了。

    “如果卢夫斯胆敢对阿米莉娅说一句刻薄话,就别想全须全尾地站着了。”洛克希低喃。

    艾格西满怀理解地撞了撞她的肩,然后看向那张原属于阿米莉娅的空荡荡的床,眼里满是伤感。

    洛克希不知道艾格西的心里是否同她一样,被一连串挥之不去的“如果当初……又会怎样”充满。她有四座游泳锦标赛奖杯,堆在家里的不知哪个角落里积灰。而现在她愿意用它们全部换取再来一次的机会,让她能够回到昨晚,拉着阿米莉娅的手游向那排通气管。

-

    梅林让他们每人选一只小狗一同训练,洛克希几乎愣住了。她看着皮尔斯开心地抱起其中一只,而卢夫斯和迪格比开始因为一只精力十足地吠叫个不停的小狗拌嘴斗舌。直到艾格西轻轻推了推她,她才终于反应过来,迈步向笼子走去。

    最终她选择了一只贵宾犬,因为其他的小狗在她凑近时纷纷躲开了她。小贵宾犬对她漠不关心,但这很好,毕竟洛克希早已从她的家人身上习以为常。

    她给贵宾犬起名叫梅蕾狄斯(Meredith),是她父母曾打算给她起的名字。

    当她向艾格西介绍她的新伙伴时,男孩已经从发现JB真实血统的沮丧打击中走了出来,他咧着嘴笑道,“这样你就可以管它叫梅丽(Merry)了,对吗?”

    洛克希给了他一记眼刀,“你可以试试。”

-

    几个星期过去了,洛克希发现了三个令她惊奇的事实:

    1,她从没想到雨果是个不错的同盟。那个男孩一直很安静,说话轻声细语。但在混球三人组又一次讽刺洛克希只不过是个女孩儿时,雨果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甩下一句“对于你们的母亲来说,你们就是个耻辱”,吓得混球三人组立刻闭上了嘴。后来艾格西和她才知道雨果有两个俏皮可爱的妹妹,这瞬间拉近了艾格西和他的距离。

    2,艾格西居然是她所见过的人中最具有母性、最充满保护欲的一个。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是那样的人,但他溺爱JB到了要把自己的床分一小块给它的地步;此外他还经常柔声唤着梅蕾狄斯的名字给它些小零食——洛克希很不想承认,但只要艾格西说“过来,梅丽”,梅蕾狄斯就会摇晃着尾巴毫无志气地跑向他——此外艾格西还经常一有机会就抓着洛克希或雨果聊他的宝贝妹妹。这样的艾格西让洛克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她又无法否认他的确挺可爱的。

    (不过洛克希从未想过,如果艾格西是她的哥哥,她的生活会是怎样。)

    3,虽说艾格西浑身上下散发着犬系生物般的护短与忠诚,但洛克希从没给过他机会让他为自己出头。艾格西是个可靠的伙伴,每次训练课后他都会等她一起走。有时那三个混蛋挑衅她,洛克希不用回头就能知道艾格西一定在她身后露出他小混混般的威吓表情,即使艾格西清楚地知道她有足够的反击能力。

    如果洛克希决心要给三人组以迎头痛击,那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那三个烦人的家伙充其量只会些并无实际杀伤力的小打小闹——用粗鄙下流的言语就她的性别大做文章,或是暗示她和艾格西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所以当她学会面无表情地过滤掉那些问题学生哗众取宠的小把戏后,她所关心的就只剩下眼前的每日训练。还好,没人蠢到想在梅林鼻子底下故意捣乱,特别是在这个严厉的苏格兰人让训练生们随时做好准备打包行李滚蛋时。

    而目前看来,洛克希不论在哪项训练中都是一流好手

    “你是从哪儿学来这些技巧的?”艾格西从垫子上爬起,摇摇晃晃地站直身子。他刚被洛克希狠狠地甩在地上。梅林说过会在明天的近身搏击课上让他们尝到鼻青脸肿浑身疼痛的滋味,他们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洛克希拖着艾格西为明日做准备,顺便向他展示如何才能背摔一个比自己强壮很多的对手。

    艾格西在海军陆战队里学过格斗,但他几乎从未把这些技巧用到实战中,这让洛克希无比好奇他曾经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刚来时艾格西身上还带着交错的青紫伤痕,他明明有能力反击,但他从来避开那些过往不提。洛克希唯一能够知道的只有一些关于穷困的公屋生活的小故事。艾格西能随时随地不带停歇地拿他妹妹的事跟人聊上半小时,对他的父母却始终避而不谈,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我叔叔教我的。”洛克希说。她不知该怎么解释阿拉斯蒂尔与她的真实关系,也许“叔叔”二字已经足够了。

    “那是你的主意吗?还是他的?”艾格西边拉伸背部边问道。

    “我的。”洛克希答道,随后陷入了沉默。

    洛克希在每项训练中都称得上出类拔萃。她在近身搏击和密码破译课上都拿了第一,她的枪法仅次于艾格西,而且她至今还没有在任何任务中失败过。这些大部分应该归功于她强烈的好胜心,但不可否认的,她过往的经验对此也很有帮助,比如那些早就刻印在脑海中的破译方式,和嵌进肌肉记忆里的格斗步法。

    她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一直在为进入Kingsman做好准备。

-

    “所以是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打算推荐我进Kingsman的?”

    阿拉斯蒂尔没有说话。他弹上保险放下枪,转头看向洛克希。靶场空荡荡的,足够安全。但随之而来的沉默却如此刺耳。

    “你一直暗示我应该在上大学前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又不经意间透露自己会柔道,直到那天我终于求你教我一招二式。”洛克希说,“你还让我父亲带我去打飞靶,阿拉斯蒂尔,你应该知道那年我才刚上初中。”

    “所以你觉得我一直在为了这份工作训练你,是吗?”阿拉斯蒂尔问道,他脸上的笑意暗示着洛克希猜得一字不差。

    “我生日那天你给了我一本《密码学》,之后的六个月里你全在用密码跟我联系。”洛克希直截了当地说道,“那时候我才十四岁。所以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有这个打算的?”

    “差不多就是那时候,”阿拉斯蒂尔微笑,“花了一点儿时间,毕竟我们在过去的十七年里都不需要为推荐新人这种事操心。”

    那……好吧。“所以那时候的我就已经能让你联想到前任兰斯洛特了吗?”

    “如果说是因为你们都有着不被你们家人所重视并认可的巨大潜力,那么是的,非常正确。”阿拉斯蒂尔叹了口气,似乎洛克希的那位前辈依旧是他不能被触及的伤疤,“你们都值得更好的人生。”

    至少有八年了。八年里,洛克希信任他甚至胜过她自己。她没法不感到震惊,又有一点难过。

    “我会尽力不让你失望的。”洛克希低喃。

    阿拉斯蒂尔转头再次拉开保险,“关于这点,我从不怀疑。”

-

    那天是他们在总部训练刚满一个月的日子,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天,直到洛克希发现艾格西在强作微笑。

    “出了什么事吗?”她趁记忆任务的间歇问道。很明显,艾格西正心烦意乱,他的回答结结巴巴思绪混乱,分数一轮不如一轮。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梅林的沉默。查理在一旁恼人的幸灾乐祸只不过为他讨来一句训斥,而对于艾格西的明显不在状态,梅林甚至没有开口提醒年轻人集中注意力。

    “别担心,没什么。”艾格西说。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太过僵硬,洛克希简直不忍心再去看他的表情。

    训练结束后,洛克希正要跟随艾格西离开,梅林轻声唤了她的名字,把她叫到一旁。“推荐艾格西的那位特工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而我们不能确定他是否最终能够醒来。”梅林用完全出乎她意料的温和语气解释道,声音温柔到像是在害怕不远处那个男孩会就此碎裂开来,“你会好好照顾那个小伙子的对吗?”

    “当然,先生。”洛克希应道。尽管他们都清楚,就算梅林不提,她也不会丢下自己的朋友。

-

    “我的继父老是揍我。”艾格西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沉默之后终于叹了一口气。他们正肩并肩躺在草坪上,眼前是闪烁的星辰,洛克希能感觉到背后逐渐渗进布料的新鲜湿气。“现在还揍,揍我和我妈妈。我们根本不敢还手,怕他一怒之下伤到黛西,况且我们也没什么别的去处了。我知道我可以把他揍到流鼻血,可那之后呢?那后果我承担不起。”他的喉结滚动,像是要抑住一声呜咽。然后向洛克希挨得更紧了。“那段时间我真是太他妈生气了,气自己就是个废物。”

    这很奇怪,艾格西在向她倾诉他过去支离破碎的生活,而通常人们会选择将那些片段深埋在心底,假作不在意。尽管男孩甚至还不知道洛克希有个哥哥,但他却愿意把自己的信任全盘交托到她手上。洛克希简直要受宠若惊了。

    “但现在我出现在这儿……那个男人,他答应我会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照看我的妈妈和妹妹,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帮助,我根本来不了这儿。但现在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要是,要是他就这样死了,我永远都没机会对他说——操,”艾格西用手抹了一把脸,“我就是个废物。我从没这么害怕过。”

    洛克希想过,如果换作阿拉斯蒂尔喉咙里插着呼吸管躺在病床上,她也会一样地惊慌害怕、心神不安。她不知道艾格西和他的推荐人之间的关系是否与她和阿拉斯蒂尔的一样,但现在艾格西绝望地抓着她的手,话音里带着从未有过的颤抖,如同他的世界即将分崩离析——

    于是她紧紧地回握了他的手。

-

tbc...


评论(8)
热度(36)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