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哈蛋][翻译] Little Princess(一发完)

这个小甜饼是很久很久之前和@自找没趣大王一起翻的,一直没丢上lofter。今日挖出来混更……(ntm。


-----------------------------


Summary: Harry Hart,现任Arthur,发现自己竟然需要和一个七岁小女孩争夺Eggsy,也就是现任Guinevere的注意力。最后,他从他认为最不可能的人那儿得到了帮助。


作者的话: 我想写一个年幼版的Roxy……然后一切就失控了。


-----------------------------




Percival第一次带着Roxy来到裁缝店的时候,Harry并没有想到他和这个小女孩会有多少交集。


骑士们都听说过Percival的小侄女,那个生性冷淡的骑士很少提及自己的个人生活,Roxy几乎是他唯一乐意说起的话题——不难看出Percival对小Roxanne “Roxy” Morton的宠爱。小Roxy的确非常讨人喜欢,她有些腼腆,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在Percival带她来店里的头一天里,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尝试着把小小的自己藏在叔叔昂贵的定制西装裤腿后面。


但是显然,来参观裁缝店是Roxy自己提出的请求,她想看看Alastair叔叔工作的地方——跟其他Kingsman特工的家人一样,她也对“裁缝店”的故事深信不疑。


在店里,Roxy见到了Merlin和Harry,还有另外两位“裁缝”——一位是Lancelot,或者说James,他从见到Roxy那刻起就有样学样地把Percival唤做“Alastair叔叔”,让另一位当事人懊恼不已;另一位是Guinevere,当然他更喜欢别人叫他Eggsy。他毫不吝啬地给予Roxy他温暖的笑容,而Harry不需要经过皇家特工的严格训练就可以看出,Roxy在Eggsy面前更加放松自在。


之后Roxy跟着她叔叔离开了裁缝店,再见到她已经是几个星期之后的事了。


一天早上Harry走进会议室,本以为只会见到Percival和Merlin两人,却发现房间里又多了两位不速之客。Merlin站在一边,脑袋埋在他的宝贝平板里;而如Harry所料,Percival正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尽管他不断地向那两位意料之外的来客投去焦虑的眼神——当然如果他眼底没有藏着一丝宠溺,的确会更有说服力。


Eggsy正坐在Harry手边Guinevere的专属座位上,而在他大腿上欢快地弹跳起落着的,除了Roxy Morton小姐还能有谁呢?小女孩脸上挂着与Eggsy如出一辙的大大的笑容,之前的羞怯胆小一扫而空。Eggsy抓住她的双手举高,就好像要把她举到半空中。他也在微笑,眼睛快乐地闪烁着光彩,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的西装正被Roxy搞得一团糟。


Merlin抬眼看见Harry站在那儿。“啊,Harry,你又迟到了。”


男人眨了几下眼睛,缓缓点头示意。他冷静自持的那部分终于又回来了。“是的。非常抱歉。”他向他的座位走去,而房间里的其他三人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出现。Percival看上去相当局促不安(可能是因为Roxy没有打过招呼就出现在这个会议室里),Eggsy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他松开拉着Roxy的一只手,向Harry挥手致意。Roxy在他怀里撅起了嘴。


“嘿,Harry!”年轻特工满脸笑容,看上去开心极了。Harry回以礼貌的微笑,他可无法在这样的笑容攻势下继续板着张脸。“看看是谁来了!”Eggsy抱着怀里的小女孩,向Harry点了点头。“来跟Harry先生打个招呼,Rox。”


Roxy像一只警惕的小兽一样看着Harry。她小脸严肃地皱起,细细打量着Harry。接着,她在Eggsy怀里转过身,把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口。闷闷的一句“hello”从Eggsy的细条纹羊毛衫里传出来。Eggsy似乎觉得有趣极了,他尝试着劝说小Roxy抬起头。而Harry只是挑了挑一侧眉毛,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然后他看向Percival。


“我可以问问为什么Roxanne小姐会大驾光临吗?”


Percival看起来有点坐立不安。“我很抱歉,Art——Harry。她父母有急事,保姆在休假。我没有办法才……”


Harry点了点头,微笑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不过他接着问,“那为什么Roxy小姐会出现在会议室呢?”


Percival看起来更加不知所措,他转而轻轻地瞪了一眼Eggsy。“你可以问问Gary。”


Harry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Eggsy刚刚终于成功让Roxy抬起头而不至于把自己闷死,现在他正微笑地看着Harry,就好像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一样。


“怎么了?”他问道,眼神如同初生婴儿一般纯洁无辜。“Kingsman并没有规定不许儿童进入会议室吧?”


“因为以前并不需要。”Harry听见Merlin小声嘀咕。


“我碰见Rox一个人坐在店里的长凳上,所以我邀请她来瞧瞧裁缝们真正做生意的地方。”一大一小两人脸上浮现出相似的笑容。“她就是冲着这个来的,是吗小公主?”


她因为这个绰号开心不已,连连点头说:“是的,Eggsy先生!”Percival翻了个白眼,“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会宠坏我侄女的。”


“听起来就好像你不是一样,”Eggsy牙尖齿利地反击道。“不管怎样,我猜你们接下来要开会?”他微微歪着头看向Harry,Harry不得不承认他对于这样的小动作毫无抵抗力。


“是的,但我想Roxanne小姐不会觉得开会是件有意思的事的。”Harry说。不言而喻,这是个机密会议。Eggsy点点头,把注意力转回Roxy身上。


“大人要开始工作啦,你要来点冰淇淋吗,小公主?”他看了Percival一眼,“只要你叔叔允许。”


Percival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特别是在Roxy有史以来最有效的狗狗眼攻势下。于是Eggsy牵着小姑娘的手步伐轻快地走出会议室,留剩下的三个人一个安静的空间好好谈“生意”。


混蛋如Merlin首先打破了会议室里的平静。他从他的宝贝平板上抬起头看向Harry,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看起来有人要和Arthur争抢Guinevere的注意力了。”


Harry的脸悄悄红了。Merlin(还有其他的特工们)看起来非常执迷地相信着一件事:他,Harry,对Eggsy有超越友谊的情感。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他只是因为这种不恰当的暗示而脸红,仅此而已。


不幸的是,Percival也这么想。“他有了一个相当强大的竞争对手。上次从店里回来,Roxy就不停地向我问起Eggsy的事。她看上去被我们的王后深深吸引住了。”


“如果你说完了,”Harry尽量用他最具威胁力的语气说道,“我想开始对Percival的新任务做个简要介绍。”


Merlin和Percival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应道:“好的,Arthur。”



-----------------------------



晚些时候,Percival带着Roxy回家去了。除了冰淇淋,Eggsy似乎还给她买了个塑料纸的皇冠——那种在便利店花一美金都不到就能买得到的小玩意儿。这个满满地装饰着假宝石的皇冠对她的脑袋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也的确有点……俗气。不过小女孩看起来可喜欢它了,仿佛戴上这个皇冠她就是真正的女王一般。每当它歪了,她都神情坚定地调整好它。


离开时,Roxy依依不舍,使劲跟Eggsy挥手道别,直到Percival最终成功把她塞进的士。他们驶离门口,留下Eggsy和Harry两人站在那儿。


“Roxanne小姐看起来挺……喜欢你啊,”Harry忍不住说。Eggsy转头向他微笑。他觉得自己这颗六十年代的心脏今天跳得有点快。


“她是个好孩子。”Eggsy回答道,“她想和我还有Alastair一样,将来也做个裁缝。”


Harry轻笑一声,“我们该顺便看看她是否想当特工。那样她就可以在Kingsman同时做两份工作了。”


Eggsy摆出认真思考的表情,“说不定哦,谁知道呢。Harry,也许她会成为下一个Percival,或者下一个Lancelot——如果James继续保持他那鲁莽不计后果的作风。”他突然无预兆地靠近年长者。Harry嗅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昂贵的古龙水味(那是自己买给他的生日礼物),还有巧克力的甜香。“她也可能会成为下一个Arthur,要是你也不多加小心的话。”


Harry被他一句话哽住,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差点保持不住自己一贯的专业形象。“等她到了能够继任Arthur的年纪时我都该退休了,Eggsy。”


年轻人撅着嘴抱怨。“什么?你要把我留给一个陌生的王?”


“你肯定能行的。”


“你又怎么知道?他或许是个混蛋!就像曾经的Chester一样。”


一想到前任Arthur,两人就忍不住表情诡异。但幸亏托Eggsy的福,他已经是遥远的过去式了。


“那我会尽量确保接替我的人……不是个混蛋。”看见Eggsy的微笑,Harry不由停顿了一下,对方似乎觉得自己发誓的样子很有趣。“而且,你没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性。”


“怎么了?”Eggsy歪了歪头。


“Roxanne小姐也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Guinevere,特别是当你在摩洛哥的行为最终发展成习惯的话。”


Eggsy竭尽全力想要装出抱怨的表情,但他眼底跃动的笑意出卖了他。“我告诉过你,Arthur,那不是我的错。一个满脑子奇怪想法的科学家抢了我的打火机拨弄着玩。我告诉过他不要那么做的。”


“关于这一点,我很确信,Eggsy。”


“而且,你喜欢我当你的王后不是吗?”Eggsy咧嘴笑了,身体倾过去撞了撞上司的肩膀。Harry本不该允许Eggsy这样做,他该好好训斥他一顿。但他并没有。他温柔地笑了,脸上微微泛红。


“你有你的特别之处。”他坦言。Eggsy的嘴咧得更开了。


他俩在店里又逗留了一小会儿。Harry看了一会儿任务报告,Eggsy则帮着裁缝们收拾打烊。到了两个人都该离开的时候,Eggsy向他的王致以了他标志性的挥手示意,Harry微笑着点头回应。 



-----------------------------



当发现Roxy Morton成了Kingsman的一道固定景观时,Harry内心感受复杂,半是愉悦半是抓狂。倒不是因为她干扰到了谁——这绝对没有。她成了Andrew和Peter这两位Kingsman的当家裁缝的小尾巴,帮他们整理些布料、扣子还有其他东西。看上去她的确在认真地学着做一个裁缝。那两位裁缝先生也非常乐意让小女孩一起帮忙。她的魅力让Harry完全无法对她的出现感到不悦。


但他的确有愈发强烈的冲动想要抱怨一件事:小女孩占用了Guinevere越来越多的时间和注意力,Guinevere实在是太宠她了。


Roxy不和裁缝们呆在一起的时候,总要去跟Eggsy黏在一起:要么牵着他的手,要么在Eggsy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坐在他的大腿上,比如他读任务报告时(幸亏Roxy完全没有注意报告的内容)。Eggsy似乎挺喜欢工作时候有孩子在一旁打岔的,但这对Harry来说简直是一种谜之困扰。


当然,他知道为什么Roxy跟Eggsy走得比其他人都要近。Eggsy自己就有个妹妹,并不比Roxy小很多,所以他很会逗小孩开心。但是,Roxy看着他的那种闪闪发光的眼神,就好像他会为了她摘下夜空里的星辰一般——Harry觉得这有点超过了。更糟糕的是,Eggsy还经常宠溺地给这个小女孩说“故事”听。


是的,故事。Eggsy讲的是一个英勇忠诚的王后时不时离开王宫去拯救世界的伟大事迹。


基本上每个Kingsman特工都知道那说的几乎完全是Eggsy自己出任务的经历;有一些内容被略去了,比如一半的坏蛋都变成了邪恶公爵和黑暗巫师(关于这个,Merlin根本无法平心静气地接受),坦白地说,想让谁去相信一个中世纪的王后能够在墙檐上玩跑酷、并靠格斗技巧把一屋子的坏蛋治得服服帖帖的,这实在有点扯。不过Roxy看上去深信不疑。


Harry在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在沉思。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Roxy对Eggsy异乎寻常的喜爱的人,但这件事于他们的王来说有何影响,Kingsman里众说纷纭。特别是Merlin,他有事没事总要提几句。


“看来小公主又把王后偷走了呀?Harry?”


Harry也总是礼貌地回以中指。


轻叹了一口气,Harry经过一个微开着门的试衣间,没想到的是里头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奇心促使他走过去瞧了瞧。


Eggsy正跪在地上,手里拿着卷尺。Roxy咯咯笑着,抬起胳膊,看上去Eggsy正在为她的新西装量尺寸。而他的故事已经进入尾声了。


“然后王后就把邪恶公爵交给她的王了,”他的声音轻柔。“她干得不错,王向她表示祝贺。这下子王国又一次脱离危险重归平静啦。”


Roxy开心地哼哼,放下她的手臂转身看着Eggsy。“Eggsy先生?”


“怎么啦,小公主?”


“为什么王从来不亲吻他的王后?”


幸好,Harry震惊的吸气声被Eggsy语无伦次的话语掩盖了过去。


“他为……为什么要亲?”年轻人好不容易冒出一句话来,脸红得要滴血。


Roxy带着非常天真无邪的神情挑了挑眉毛,“他们结婚了啊,不是吗?”


“不——不是的!”


“但是……”她小小的嘴撅了起来,“如果他是王而她是王后……他们怎么会没有结婚?”


 “我……”Eggsy词穷了,Harry突然察觉自己竟靠在门边听年轻人讲了这么多。“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Rox。”


男孩的语调中带着难过,但Harry却没心思管这个——他的手机在口袋里无声地震动着,把他的注意力从眼前转移走了。意识到他正在非常不绅士地偷听,他立即从门口退开,步履仓促地上了楼。



-----------------------------



过了几天,Roxy出现在Harry的办公室里。


听到敲门声,Harry应了句请进便继续把自己埋进手中的报告里。所以当门被打开,有细碎的脚步声靠近他的办公桌时,他抬起头,对于Percival的小侄女正站在他面前这一事实着实感到有些惊讶。Roxy的双手紧紧地攥在身后,穿着蓝色玛丽珍鞋的脚不安地前后踢动。


Harry眨了眨眼睛,“Roxanne小姐,”他放下笔,语速缓慢,“我的荣幸,能帮到你点什么吗?”带着莫名的期待,他瞥了眼门口,希望看到Eggsy在那儿等着。但房间内外只有他和Roxy两个人。


小女孩皱了皱眉,将手放到身前,紧张地摆弄着她裙子上的一颗扣子。


“Eggsy先生是王后吗?”她终于鼓起勇气直截了当地问道,双眼盯着Harry,带着几乎不属于一个孩子的执着。


Harry瞪大了眼睛,显然他没料到Roxy会问这个,“你……说什么?”


“那些故事里,Eggsy先生就是王后对不对?”她勇敢地向前走了一步。“你们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裁缝,是吗?”


办公桌下,Harry本能地摸向自己的腕表,但是在他的手指将它调到失忆模式之前,他制止了自己。不管Kingsman怎么规定的,她还只是个孩子。而且Percival也许不太乐意看到自己的侄女被施以一剂失忆针。


“孩子,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他试着稳住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像是只是在逗她,满足她的小小幻想。


“有些时候,叔叔会带着身上的伤和打着石膏的手回家,”她说道,“而且Eggsy先生也有好多伤疤。我赌你们都有。我并不傻。”她听起来是那么的笃定,扬起头,双手叉着腰。


Harry花了好一会儿组织语言,想着如何给出一个既能让Roxy满意又不会泄露Kingsman真正秘密的答案。但她并没有给他一个回答的机会。


她很快下了结论,声音轻快,语气骄傲。“如果Eggsy先生是王后,那我赌你就是他的王。”


Harry的右手再次突然捏紧了左腕。“Roxanne小姐,”他用冷静的双眼直视着小女孩,收起刚刚逗小孩的语气,说道,“你是个足够聪明的孩子。”


Roxy露出了骄傲的微笑。


Kingsman的王抿了抿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怕是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虽然我相信通过Eggsy的故事你能自己推测出不少东西来。”


Roxy停顿了一下。“所以……你们全是……”一瞬的犹豫和惊喜,“特工?”


Harry试着不去露出微笑的表情,但他显然失败了,因为Roxy带着满足的灿烂笑颜让他无法继续板着脸。不过他还是接着说道,“Roxanne小姐,相信你将来会明白的。不管什么情况,Kingsman是一个拥有高度自由裁判权的机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她点了点头,神情严肃。“这意味着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对吗?”


“很正确。那我能相信你会牢牢保守住Kingsman的秘密吗?”


让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接触到一个国家最核心的秘密,这听上去很蠢,甚至荒谬。Harry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他既没有明确确认也没有明确否定任何事。更何况……他一直有种感觉:不管Roxanne Morton年纪多小,她已经足够成熟到能够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了。


“我保证。”她的语调中带着坚毅。听到她的承诺,Harry发现自己安下了心。


 “那如果这些就是你要说的全部……”他重新看向自己的报告,暗示他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但Roxy站在原地没动。实际上,她突然害羞了起来。


“呃……Harry先生?”她轻轻地问。


“怎么了?”


“如……如果你是王……Eggsy先生是王后……那么……”Harry感到有热度悄悄漫上了两颊。“啊,那…那个啊。别担心,Roxanne小姐,他仍然会是你闪闪发光全副武装的骑士。王和王后在这里只是个头衔罢了。”


Roxy眯了眯眼睛。“所以你们没有结婚?”


“天哪,当然没有。”


“而你甚至不想要和他结婚?”她坚持不懈地问道,语气里满是怀疑。


Harry一瞬间定格住了,看上去像是他的舌头被咽下去了一样。“我……”


Roxy撅了撅嘴,用双手抚平自己的裙子。“Eggsy先生说的和你不一样。他说王后拯救了世界,但她的王只是向她表示了祝贺。这是王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我问过Eggsy先生,王后想要的真的仅止于那一句祝贺吗?。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Harry忍不住紧张地悄悄吞咽了一下。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知道。”


“他说,王后爱着她的王,胜过世上的一切。他说她会为了王做任何事,不求回报——因为她是如此深爱着他。”Roxy直视着他,目光中有一丝愠怒。“我问他为什么王不能也爱上王后,他告诉我王只是把她当作朋友。他看上去悲伤极了,Harry先生。”


Roxy迈步走向他的办公桌,震惊之中Harry不由地向后靠向椅背。小女孩的肩膀才刚刚到达办公桌的高度,但她的神情是如此坚定有力。


“为什么王不爱他的王后?”她朗声问道。


Harry的思绪被排山倒海的感叹号淹没,心底只剩下一个声音在疯狂地大叫。除了瞪着Roxy,他什么都做不了。


一个声音说,王后爱着她的王。


Eggsy爱着他。


Harry用颤抖的手缓缓摘下眼镜,放在办公桌一边。他直视着Roxy,那双震惊的棕色对上了一双顽固的琥珀色。


“我……我向你保证,Roxanne小姐,我不知道这事。”


小女孩恼火地咂咂嘴。“可Alastair叔叔说这很明显就能看得出来。”


如果Harry还有思考的余力,他会记得要去责怪Percival把同事的个人生活拿去和一个七岁小女孩分享。但现在他只是低下了头闭了闭眼。


“好吧,看来我并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善于观察。”


“于是,”她尽她所能地向前,身体撑在办公桌上,虽然动作有些艰难。“你爱Eggsy先生吗?我觉得你应该爱他,因为每个故事都是这么说的,”她说,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因为在一个小女孩的理解中世界本该如此。


不由自主地,Harry低声轻笑。


“我懂。”


她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Eggsy先生应该得到幸福。”


“是的,孩子。”Harry回以微笑。“他会的。”



-----------------------------



过了一会儿,Harry带着Roxy走出办公室,却发现忐忑不安的Eggsy和濒临抓狂的Percival正等在店里。


“Roxy!”Percival一把抱起他的侄女,松了口气。“你去了哪儿?”


“和Harry先生在一起。”她简短地答道。


Percival有些愧疚地向Harry皱了皱眉,“我很抱歉,她有吵到你吗?”


Harry摆了摆手,“一点儿也没有。我们进行了愉快的交谈,仅此而已。”


听到这话,Eggsy怀疑地扬起了一边眉毛。但他只是走向窝在Percival怀里的Roxy,给了她一个小小的笑脸。


“你真的让我们紧张得要死,小公主,”他轻声责备,但语气里找不到一丝生气的痕迹。“下次要去什么地方时先告诉我们一声,好吗?”


“可这是一场私人谈话。”她一脸严肃地宣称。


Eggsy和Percival同时看向Harry,Harry只是耸了耸肩。


晚些时候,Percival带着Roxy回家去了,店里再次只剩下Eggsy和Harry。


“Rox想和你聊些什么?”年轻人问道,一脸好奇地向Harry走过去。


“哦,没什么,”他回答得漫不经心,“对了,我觉得你说她会成为一个Kingsman特工是挺有道理的。据我看来,她的确是一位非常敏锐的年轻女士。”


“是吗?”Eggsy微微一笑。“是什么让你这么觉得呢?”


“她已经猜到了我们并不是真正的裁缝。”在Eggsy不敢置信地大叫出声之前,Harry继续说道。“不,我没有直接告诉她任何不该说的。我只是没有明确否定她的想法。”


这让Eggsy稍许平静了一点。“哦,那她知道多少了?”


“她作出了一个猜测,一个非常,非常准确的猜测。”Harry向Eggsy微笑,年轻人的眼中闪现快乐的光芒。Harry从不知道之前他的微笑都会得到年轻人这样的回应,但幸亏他现在知道了。“但这并不是全部。她甚至发现了连我都不曾察觉的事情。”


Eggsy皱了皱眉。“你指什么事情?”


“她觉得,”他继续说下去,愉悦地弯起嘴角,“你的故事中的王和他的王后应该有一个更加……幸福美满的结局。”


Eggsy凝视着他,眉头因为思考年长者话里的深意而纠结在了一起。然而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脸上一下子覆上了一层浅浅的粉色。


“哦,天哪,”他低声抱怨,在惊吓中不由自主地往后退。“Harry,她不会——”


“她都告诉我了。”Harry语气温柔,他向Eggsy靠近了一步。Eggsy不禁又向后退。“不,Eggsy,我没有生气。”


“但是我——”他结结巴巴的,脸红得更厉害了。“操。”


Harry又迈了一小步。这次年轻人的双脚似乎背叛了他,他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在未知的恐惧中沉默着将目光钉死在地板上,不敢抬眼迎视Harry的目光。Harry站在几厘米开外,用一只手扶住Eggsy的下巴抬起了他的头。男孩颤抖着,依旧不敢看向他。


“Eggsy,”他的声音很轻,但语气不容拒绝。那双浅绿的眼睛这才慢吞吞地,不情不愿地与他目光相接。“这是真的吗?”


Eggsy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在难以忍受的一刻沉默后,他的肩膀泄了气般地耷拉下来。“……是的。”


“你爱我?”Harry知道自己其实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


Eggsy无法低头掩饰自己的羞愧。他的双颊因为被迫抬头直视年长者而几乎要燃烧起来。“是的,Harry。”


Harry微笑着回忆起Roxy所说的,“胜过一切?”


Eggsy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上帝啊,她到底告诉了你多少东西?”


“足够多。”Harry的手离开Eggsy的下巴转而轻抚他的脸颊,他的手掌感受到了年轻人的皮肤所散发出的热度。“足够多到让我知道我是个彻彻底底的蠢货。”


Eggsy被他的话完全弄糊涂了。“蠢货——?Harry,你在说什么?我才有够蠢的,我……”他深呼吸了一下。“我知道这样很尴尬。但是……拜托,我们能不能至少做朋友?”


“不,Eggsy,”Harry叹了口气。他的另一只手轻轻扶在Eggsy的后腰。“这话说得太迟了。而现在我想要的远比朋友关系更多。”


“什——”Eggsy满心疑问,但开口的一瞬间Harry贴近他捕获了他的双唇。年轻人受惊的轻喘被吞进Harry口中。捧住Eggsy脸颊的手微微施力,让他无法躲开这个吻。


Eggsy几乎要融化了。他的手在慌乱中扯住了Harry西装的翻领。察觉到这一点,他开始把男人拉得更近,尽管他们看上去已经吻成一团,融在一起。Harry满足地轻叹一声,很快Eggsy就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了他。他们没有继续深入这个吻,而是沉浸于两唇相触的暖意中。


几分钟,或者几个世纪之后,对于空气的需求才迫使他们彼此分开。看到Eggsy的脸上的红晕,Harry宠溺地低下头,与年轻人发烫的前额相抵。他能感受到自己脸上也有同样的温度。而Eggsy看上去半是震惊,半是沉迷。


“Harry……”


他在Eggsy额角又印上另一个温柔不带欲念的吻。“我爱你,Eggsy。我的Guinevere。”


他感受到男孩再一次的颤抖,但这一回,男孩没有躲开,而是更坚定地将自己揉进Harry的怀抱中。


“天啊,Harry……我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


“我知道,”他微笑着说。“一位善良的小公主告诉我了。”



-----------------------------



一年后,Roxy坚持要在Eggsy和Harry的婚礼上给他俩递戒指。她表示那样的话,Eggsy的妹妹就能做花童了。Harry和Eggsy微笑着答应了,他们牵着手,手指上的情侣对戒宣告着对彼此的所有权。


毕竟,能有这场婚礼,还得感谢Roxy呢。



-END-

评论(7)
热度(135)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