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2/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

    阿拉斯蒂尔奇迹般地搞到了两张三小时后起飞回伦敦的头等舱票。他拒绝透露更多关于工作的信息,这让他看起来十分可疑。如果他不是阿拉斯蒂尔,洛克希早该拿出防狼喷雾了。

    可惜,能比恐怖游戏更让洛克希着迷的,只有眼前的未知谜题,而她不得不承认阿拉斯蒂尔浑身上下的谜团相当引人入胜,合她心意。

    他们从希思罗机场打车去了阿拉斯蒂尔在卡姆登的公寓,直到进了门她才意识到一件事。

    “我父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吗?”她甩开脚上的球鞋,转过头瞪着阿拉斯蒂尔,“如果你想耍什么手段把我弄回家,我发誓我会——”

    阿拉斯蒂尔打断了她:“他们不知道。如果你想,等你接受了这份工作后你可以告诉他们——或者一个字儿也不说。”

    “这么自信我一定会接受?”洛克希跟着他走进起居室。房间很舒服,现代化的简约装修,主色调是柔软的灰色与海军蓝。

    “要么接受,要么你根本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阿拉斯蒂尔说道。如果这话出自他人之口,恐怕会让人觉得是在威胁恐吓。“但我知道你从不拒绝挑战。”

    他停在一张平凡无奇的咖啡桌前,示意她走过来。待洛克希在他身边蹲下后,他伸手打开暗扣,推开桌面露出了底下藏着的一批枪支,两把刀,一支笔,和一个打火机。

    “这到底是……”洛克希呆住了,一动不动地盯着阿拉斯蒂尔拿出一把枪开始填装弹药,脑中拔腿逃跑的想法一闪而过。

    然后他转过身,把枪放进她手里。

    “……别告诉我你是个职业杀手,或者军火贩子。”她还是接过了枪,毕竟武器在手,以防万一。

    阿拉斯蒂尔站直了身体,洛克希条件反射地也站起身,她不喜欢被俯视的感觉。“没那么无趣。”阿拉斯蒂尔不屑地说。他走向起居室的另一端:“你站到餐桌那边去。”

    “哦,没有职业杀手那么无趣?”洛克希不可置信地扬起一边眉毛,不过她依然照做了。

    她站在距离阿拉斯蒂尔二十英尺之外,听阿拉斯蒂尔说:“朝我开枪。”

    “你疯了!”洛克希又惊又怒地喊道。

    “别对着脑袋,当然。瞄准身体,最好是西装外套。”

    “你,一定是,疯了。”她嘶声道,迟疑着握住手里的枪。洛克希从未碰过手枪,这与她之前打飞靶时用的猎枪看上去完全不同,但手中冷硬的触感的确熟悉。而阿拉斯蒂尔离她近得可笑,近得像在自杀。

    这可能只是某种扯蛋的测试。洛克希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她并不一定要搭理阿拉斯蒂尔。她可以转身离开,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随便去哪儿,哪儿都行。

    但是——

-

    洛克希曾经对阿拉斯蒂尔微笑的弧度有过一丝迷恋。那时她刚刚意识到不管自己付出多少努力,在父母心中她依旧不会是最好的那个。三个人的小家庭没法装下第四个她,于是她终于决定走出家门,去看看这个世界上哪儿有她的位置。临走前阿拉斯蒂尔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草草地写着一串电话号码,和一句如果你需要帮助

    她从未拨过这个号码,甚至没发过一条消息。但她也从未怀疑过他的话。当她需要时,他一定会出现。

-

    “洛克希,你信任我吗?”

    她还记得十年前阿拉斯蒂尔跪在她床边,一只胳膊缠着绷带,另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背,告诉她不用那么做;那张皱巴巴的写着号码的纸条也在她钱包里待了四年多了。阿拉斯蒂尔就像是洛克希从未有过的叔叔,自从她给自己改名叫洛克希后,他是唯一一个从没有叫错过她名字的人。

    “——当然。”洛克希回答。然后瞄准,扣下扳机。

-

    阿拉斯蒂尔的西装居然是防弹的,尽管并不能百分之百地挡下全部冲击。为此洛克希用尽全力猛地给了他的胳膊一拳,让阿拉斯蒂尔露出了吃痛的表情。

    “你本可以直接告诉我的。”她的声音还带着些许颤抖。

    “但显然这样更有说服力。”阿拉斯蒂尔拿出一块平板电脑在她身侧的沙发上坐下。近乎凝滞的片刻沉默之后,阿拉斯蒂尔叹了口气,第三次向她道歉,又解释说:“我需要确保你有能力扣下扳机。”

    “你指以开枪为乐吗?”洛克希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阿拉斯蒂尔的回答听上去有些不妙。他点开了一个视频:“好了,现在你想要了解一下我的工作吗?”

-

    他是一名间谍。

    一名真实的,合法的间谍。甚至不是MI6,而是一个她从未听闻的高度机密组织。阿拉斯蒂尔是对的,要不是这防弹西装,她根本不会相信他。

    这份工作很危险。阿拉斯蒂尔的同事死了,尸身无法收回,只有他的血浸透了某个遥远的山间小木屋的硬木地板。如果她得到这份工作,阿拉斯蒂尔无法保证她不会落得同样的下场。她将会杀人,或者伤害别人。如果她运气足够好,她也许能救下一些人的性命;但更糟糕的事也有可能发生。关于工作内容的林林总总足够他们讨论到天亮,但简而言之,这份工作只与洛克希的聪明才智、技能本领和大众的福祉有关。如果她最终成为一名骑士,她的生活就再也回不去到原来的样子了。

    “……好的,没有问题。”洛克希最后说道。

-

    在享受了安稳的睡眠和一个雾气弥漫的热水澡后,洛克希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父母她要去乌克兰——阿拉斯蒂尔会在她接下来作为训练生的几个月里给她打掩护——然后她跟在他身后,走进了萨维尔街上的一家裁缝店。

-

    “帕西瓦尔,”洛克希低声念着阿拉斯蒂尔的代号,“他们真的会这么叫你吗?”

    “这是传统,”他叹了口气,“我别无选择。”

    “兰斯洛特这个名字挺好的。”洛克希试探着说。每当提及前任兰斯洛特,她都能感受到阿拉斯蒂尔隐隐流露出的悲痛,所以每每触及这个话题时洛克希都特别小心。也许他俩曾是交心的挚友?“你还没告诉我你推荐我的原因。”

    这时电梯减速停下,出现在洛克希眼前的是一辆微缩版的地铁。两人面对面在座位上坐下,阿拉斯蒂尔盯着她的眼睛回答道:

    “你让我想起了他。”

    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列车就启动了。未出口的话语戛然而止,又被咽了回去。

-

    那个叫梅林的男人皱着眉看向洛克希,这让她的胃一阵抽痛。阿拉斯蒂尔告诉过她Kingsman的工作人员以男性为主,所以她很可能会遭遇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的目光。所幸梅林只是关心地提了一句:“你的眼睛有点充血,它们一直是这样的吗?”这让她的不安一瞬间烟消云散。

    洛克希眨了眨眼。“可能只是睡眠不足,我还在调时差。”

    “那就好。”梅林对阿拉斯蒂尔点了点头,又转头对她说:“你可以趁其他人都还没到,先小睡一觉。”

    阿拉斯蒂尔捏了捏洛克希的胳膊示意她进去。他没说一句话,但这没什么。洛克希对于现状已经非常满足。

-

    训练生中除了洛克希之外,只有一个名叫阿米莉娅的女孩。此外还有三个男孩,洛克希凭直觉就能看出他们都挺混蛋,光凭他们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浓浓的优越感。三人组中的迪格比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女孩们,直到另一个男孩走进门。

    在过去的三十分钟里查理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对洛克希说话,语气颐指气使仿佛她已经铁板钉钉要成为训练生中食物链的最底端一样——这也许因为洛克希是他们中年纪最小的,但更有可能的,是查理觉得自己无人可挡的魅力绝对能俘获军需官的心。

    新来的训练生进门那刻,查理的双眼突然兴奋地亮了起来——很好,现在洛克希的地位跃上了食物链的倒数第二名。查理这个混蛋。

    出于对查理的反感,洛克希决定主动和新来的男孩打招呼以示亲近。他叫艾格西,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她的新朋友有着友善的微笑,更棒的是他不会对唯二的两个女孩投去异样的目光。

    有阿米莉娅和艾格西在,洛克希觉得自己可能可以平平稳稳地度过训练期,而不至于一怒之下给混球三人组欠揍的脸捅上一刀。

-

    她在尸体袋上写上阿拉斯蒂尔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作为她的亲人。然后在梅林熄灯前来检查他们的袋子时抬起下巴,发出无声的挑战。

    梅林的唇角微微扬出一个赞许的弧度,一言不发地向下一个训练生走去。

-

tbc...

评论(2)
热度(24)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