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授翻] The Backup Plan 备选项(1/9)

原作:DivineProjectZero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29120

Roxy中心向,cp:Meroxy, Hartwin无差, Percival/OFC, 隐含Percilot无差

下划线表示斜体的设定。

授权:




【前言】

    洛克希一直是个备选项。

    但即便再棒的备选项,在原方案运转良好时也不过是多余的。



【正文】

    洛克希是个备选项。

    她的哥哥埃德蒙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他活不过十五岁。她的父母花了三年时间尽他们所能去减缓这个孩子生命的倒计时,然后又花了两年时间诞下另一个孩子——为了避免最糟糕的那种情况发生。

    洛克珊·莫顿出生时埃德蒙已经五岁了。她自小就很健康,性情温和又冰雪聪明。头几年家里气氛压抑,屏声敛息让人喘不过气,小小的洛克珊还担负着父母从哥哥身上投射在她肩上的种种期望。后来埃德蒙的健康状况缓慢而持续地转好,竟平安度过了他的十五岁生日;他从哈罗公学升入剑桥继续深造,前途光明意气风发,彻彻底底长成了让他父母骄傲的好儿子。

    洛克珊则向来出类拔萃:班级第一,击剑奇才,游泳队新星,最优秀的小提琴手……而这一切,除了她与生俱来的天分,还要归功于那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洛克珊从未停下挑战自己所能到达的极限。

    然后她也度过了她的十五岁生日——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母亲微笑着亲吻了她的脸颊,父亲给了她一个短暂的拥抱;哥哥大笑着弄乱了她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洛克珊从来学不会埃德蒙的无忧无虑。她只能咬紧牙关更加努力:除了拉丁文和法语之外她又掌握了三种语言(俄语、西班牙语和捷克语),学会了吹长笛,然后一刻不停地开始了国标舞的训练。

    但再多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她的哥哥毕业后开始跟着父亲学习管理家族企业,好将来继承公司。除非埃德蒙在结婚生子之前去世,否则或多或少,洛克珊只能成为一个多余的存在。

    待她十八岁那年去了牛津上学之后,她把名字改成了洛克希。她不厌其烦地纠正别人的错误叫法,直到没有人记得那个洛克珊。洛克希丢掉了陪伴多年的长笛,也没有再去国标舞舞房;她甚至放弃了小提琴,因为她知道她其实从未被人用心聆听过,她对音乐的热爱也已经消耗殆尽。不过她没有丢下自己一向拿手的游泳,战胜对手的刺激让她觉得自己还是个有用之人,至少在那短暂的几分钟里;而击剑让她得以把自己的愤怒打磨得尖锐致命。她还学会了德语,因为她需要用咒骂来发泄,因为英语太过单薄无力以至于盛放不下她的愤怒。

    她陆陆续续与不少人约会过,三个男孩,四个女孩,但从没有带任何一个回过家。渐渐地,她也不再回家了。她不想理会母亲零星的电话,不去接听她哥哥的来电。她终于放弃了成为那个一开始就不被需要的优秀的女儿,尽管她曾经竭尽全力。

    洛克希一直是个备选项,一个远胜于原方案的备选项。

    但即便再棒的备选项,在原方案运转良好时也不过是多余的。

-

    以优异的成绩从牛津毕业后,洛克希背着她的背包,孤身一人踏上了旅程。她有时会给家人发一条简短的消息,告知他们她在哪儿以及她还活得好好的,除此之外便没有只字片语。她也没有提过她什么时候会回家——以及她会不会回家。

    当阿拉斯蒂尔·沃伦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对面的座位上时,洛克希才在土耳其待了不到三天。他的到来让洛克希差点噎了一嘴的米饭和烤羊腿。

    “最近过得怎样,洛克希?”阿拉斯蒂尔问道,脸色平常,仿佛没察觉洛克希正差点把自己的肺都咳了出来。

    “你……”洛克希倒抽了一口气,她举杯吞下一大口水,待更平静些才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阿拉斯蒂尔穿着挺括的定制西装,鼻梁上的眼镜看上去也价值不菲。这样一丝不苟的打扮让他在安卡拉酷热难耐的偏僻后街上显得格格不入,也让洛克希心里猛地一沉。隐隐的恐惧抓住了她。

    “出了什么事吗?”她问得很小心。阿拉斯蒂尔和她家是世交,那种明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暗暗较劲、但对平民又一致嗤之以鼻的贵族世交。沃伦和莫顿两个家族走得很近,阿拉斯蒂尔还曾指导过她哥哥学习自然科学,也当过洛克希的拉丁文老师和柔道教练。

    “不,你家里一切都好,”阿拉斯蒂尔的注视着自己的双手。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不是那种高强度的工作带来的困乏劳累,而是仿佛他已经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呆坐在这儿,盯着虚无的远处,任凭气力从身体里流走。“我只是——我有个同事去世了。”

    “我很抱歉。”洛克希下意识地答道,她想不出该说点什么。她甚至不是很清楚阿拉斯蒂尔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她知道阿拉斯蒂尔所在的投资公司需要他经常出差,一走就是好几个星期;也知道他从十八岁高中毕业起就为那所公司工作。但除此之外,她一无所知。

    阿拉斯蒂尔叹了口气,他的目光依旧没有从自己的手上移开,“你打算什么时候回英格兰?”

    “这与你无关。”洛克希说道,“重点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你一路追踪我到土耳其只是因为你的同事去世了——而且,首先,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阿拉斯蒂尔终于抬起头与她目光相接:“其实你并没有回来的打算。”

    “这不关你的事。”她埋头继续吃饭,不打算理会他。

    “你很聪明,”阿拉斯蒂尔斟酌着字句,“头脑灵活,天资优异,还有颗善良的心。但你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能逼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向前超越来寻求认可。”

    “别再说下去了……”洛克希感到脸颊滚烫,嗓子发干,“可以请你离开吗?”

    “洛克希,”阿拉斯蒂尔微笑。洛克希记起那天在她哥哥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当她突然发现自己永远成为不了她想成为的样子,而阿拉斯蒂尔在她身边勾起嘴角,真可惜,洛克珊,他明明连你的一半都不如。“——我知道你并非池中物。”

    她抬头看向他。

    “你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

    “一份工作,”洛克希满脸不敢置信,“谢谢你,阿拉斯蒂尔,但我不需要。”

    “为什么不?洛克希,你为什么不回去呢?”阿拉斯蒂尔不紧不慢地走在她身侧街道的阴影里。“你明明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英格兰同时又不用回到你父母身边,他们不会介意的。”这让她咬紧了牙关,而阿拉斯蒂尔继续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可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没有生气,暂时没有。她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会关心这个?”

    阿拉斯蒂尔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想要变得有价值,”他的话让洛克希浑身僵硬,安卡拉的潮热在一瞬间退却,她的双脚不听使唤地停了下来。“……想要被需要。”阿拉斯蒂尔走出阴影站在阳光下。他看向她,镜片在光线下变暗,这让他的眼神晦暗不明。

    “洛克希,”他声音低沉而严肃,“这个世界需要你。”

-

    很久以前,在洛克希还是小洛克珊的时候,她的哥哥曾因为严重的肾病住进了医院。医生检验了所有家庭成员的匹配度。那天,她妈妈用颤抖着握住洛克希小小的手,问了她一个问题。

    洛克希说,好。

    手术前一天,阿拉斯蒂尔来了。他的胳膊打了石膏吊在脖子上,正愤怒而小声地和洛克希的父母说着什么。然后他蹲下身跪在洛克希床边,用他的手掌包裹住她的小手。

    你不需要这么做,他说。

    洛克希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依然很感激有人能这样告诉她,有人能在背后支持她。这让她不安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让她有勇气微笑地看着阿拉斯蒂尔,说出那句话。

    但是我想

    后来,术后恢复室里,她看着旁边病床上还在睡着的哥哥想,我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

tbc...

评论(6)
热度(26)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