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twin主哈蛋,Merlin/Roxy。
无节操,接受度广,请自行避雷。

【Kingsman】The Secret Love(Eggsy→Harry&MH无差)番外 此情可待

不能好了…

Toshi歳:

此情可待






新上任的Galahad是位思维缜密的美丽女孩,Lancelot是她的推荐人,更是她无话不谈的好友,她像崇拜姐姐一样崇拜Roxanne,所以她想找她谈谈关于搬家时的意外发现。


“我上周整理书房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书桌上的抽屉把手”
Roxy看着她把一叠太阳报头版和一个雪花球摆在茶桌上,她只需一眼就明白这些都是属于前任Galahad的物品。
“显然书桌里隐藏的暗格是人为改造的,不然清点个人物品时不可能不被发现”
她拿着女孩递给她的雪花球,小拇指不小心划过底座响起的声音引起了她的好奇,那下面是中空的。
微微施力,方形的瓷片掉了下来,紧接着,一枚金色的指环滚落在她的手心,内圈的铭文正好落入她的眼中。
“Roxanne你还好吗?”
年轻的骑士发现凝视着那枚戒指的导师脸上滑下泪水,女性的直觉让她明白这些被主人隐藏起来的物品里包涵的故事大概不能算作美好。
“I’m fine.”
Roxy似乎老是因为Eggsy哭泣,好在丈夫很理解她,安慰她的手法比起自己的友人高明不少,那个家伙连擦眼泪的动作都很笨拙,天晓得平常训练的影子都跑哪儿去了,不过这也正是他魅力的一部分。抹去泪水,Roxy重新把瓷片装回底座,戒指却没有收进去。
她可以替挚友哭泣,却不能替挚友挽回已成定局的未来。
「关于擅自做主这点我很抱歉Eggsy」
Roxy要来纸箱,把雪花球,戒指,连同那叠报纸都装了起来。有资格处理Eggsy这份遗物的除了Arthur,没有别人。

Harry锁上书房的门,打开了Roxy匆匆赶来送给他的箱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以后他才明白Roxy口中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十一张不同年份相同日期的太阳报头版静静躺在雪花球的边上,Harry认出这正是第一次见到Eggsy时从孩子手里接过的那个;而报纸,日子都定格在自己从警局保释他的那一天。
Harry生平头一遭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就是一坨狗屎。
然后,他看到了角落里的戒指。

Faith Hope&Love H.H

细小的铭文仿佛一记沉重的闷棍砸在他的头上,葬礼过去三个月后他才尝到真正痛彻心扉的滋味,他终于明白自己给Eggsy的,是一个何其残忍的人生。
金色的素戒孤零零的落在手心,掌心传递的热量让它变得温暖,而戒指的主人孤单的长眠在梅洛特*冰冷的土地中。时至今日,Harry.Hart才明白十年前青年塞给他花束的慌乱,E小调里渗透的凄楚,以及榛子色瞳孔中泛出的水光都是为了什么。
Eggsy.Unwin隐瞒了一生的秘密暴露在了最不应该暴露的对象面前。
Harry.Hart选择尊重这份自己无法回应的爱。
两小时后,年长的绅士戴着这枚尺寸不太适合自己的戒指,手里握着报纸和雪花球,站在了默默爱他一生的男人的墓碑前。

Gary.Eggsy.Unwin
1993.06.10-2025.11.23

他抚着墓碑蹲了下来。

Merlin推开门的时候,倒在沙发上的人影着实吓了他一跳,不过在他正准备掏枪戒备的时候,那人悠悠转醒了。
“别那么紧张,我好好的”
好吧,这语气的确证明是自己想多了。
“你可不像喝这么点酒就不行的人还是说你已经服老了?”
Merlin走进指了指桌上还剩一半威士忌的杯子,不经意间瞅到伴侣本该有点什么的左手上光溜溜的皮肤。
“和我一样大你这么说不怕闪着腰?还有收收那个眼神,老头子那副表情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Harry明明记得自己回来就套上戒指了,为啥又跑到自己上衣口袋林去了?
“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感受下新款失忆药的效果给自己来了一针”
军需官叹着气从伴侣脖子上取下一个微型针头,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想啥。
“谁知道呢”
他的确不清楚自己前几个小时是出于何种目的干了这个,考虑到今天是休假的日子他决定不再追究。何况他挺好奇缺失的这段记忆何时才会想起来,或者真的被消除了。

伦敦北郊的石碑下,报纸,雪花球,小小的金色戒指,悄悄融于长久的黑暗。




THE END.








注:梅洛特公墓,位于英国伦敦北郊的海格特地区。分东西两个部分。西海格特公墓于1839年成立,包括两个都铎风格的教堂,一个古埃及风格的大道和大门(仿造古埃及著名的国王谷建筑),还有哥特风格的墓穴。环境非常美,是全球十大最美公墓之一。



评论
热度(31)
  1. 不周Toshi歳 转载了此文字
    不能好了…

© 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